美國“參議院良心”利伯曼(Joe Lieberman)如何成為中興說客?

Share

2019-01-09

有“參議院良心”之稱的美國前聯邦參議員喬·利伯曼(Joe Lieberman),一月初在美國司法部註冊為中國通訊巨頭中興的說客。在華盛頓對中國高科技公司日益警惕的氛圍下,利伯曼的這一舉動有何背景?

喬·利伯曼在華盛頓政治圈內廣有人脈,口碑也很好。2004年,他曾作為戈爾的競選搭檔,參與過總統競選。

利伯曼註冊為中興的說客,這一消息最早是由華盛頓非營利機構“響應政治中心”在其官方網站“公開的秘密”上透露的。根據網站的報導,利伯曼的主要職責是收集美國政府對中興有可能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顧慮和想法,單獨作出評估,並為中興提出對策建議。

按照傳統定義,利伯曼的這些職責並不是狹義上的遊說活動,因為他並無計劃影響某個具體的立法。而利伯曼就職的法律事務所也告訴外界,利伯曼活動的目的不是要去施加影響。

曾在聯邦參議院擔任多年政策主任的、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認為,這其中的界限很模糊,

“他(利伯曼)簽訂這個合同之後,就馬上和國會之前的很多同事聯繫了。這些聯繫就是他收集信息的一個部分,也可能是他從事遊說的一個過程。你很難判斷他到底在說什麼……所以,他的影響是很大的,他的說服能力也是很強的。”

中興公司因違規向伊朗、朝鮮等國銷售美國禁售的電子產品,在2018年被迫向美國政府支付高達10億美元的罰金,並且一度被禁止從美國購買電子技術或通訊元件。與此同時,美國政府提高了對中興等中國高科技企業的警惕。去年年底,美國國會通過了《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強化了美國技術出口的限制。

在這種背景下,中興公司也加緊了在華盛頓的遊說活動,以使美國政府的政策能有利於其在美國的發展。據“公開的秘密”網站依據美國司法部等機構統計的數據,中興公司2018年在美國投入的遊說資金就超過了200萬美元,而這個數字在2017年只有50萬,此前5年,最高的年份也只有100萬美元。

韓連潮說,花費巨資進行遊說的中國公司不止中興一家,

“中興、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多少年來,就一直在華盛頓僱傭政壇人物來幫他們做遊說工作,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做的一些事情、賣的一些產品對美國的安全、美國的利益有損害,他們知道他們需要在華盛頓有這樣的遊說公司來替他們搞公關。”

與中興相似,2012年,中國另一家電訊企業巨頭華為,在美國擴張市場時,也曾因國家安全問題遭到美國國會調查。據“公開的秘密”網站,華為在當年花費超過100萬進行遊說,而前後幾年,這筆費用從未超過80萬。

參與為中國公司遊說的,有不少是重量級政治人物。中興的說客中還包括曾任希拉里總統競選主席的托尼·波德斯塔(Tony Podesta)。另一家中國電子通訊巨頭華為,2018年在美國委託的6位說客中,有4位曾是美國政府的重要官員,其中包括兩位前國會眾議員。

在華盛頓從事遊說活動的政策分析家朱利葉斯·霍布森(Julius W. Hobson, Jr.)向本台介紹了遊說活動的主要目的,

“說客的工作,90%的時間是在辯護,是為了防止糟糕的局面出現。在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上,你必須找到有威脅的方面,讓對方擔憂的方面,尤其是政策制定者格外關注的地方。”

但華為在遊說的策略上與中興有所區別。華為對登記在冊的遊說活動投入不多,2018年僅花費12萬美元。但除此之外,華為投入了大量資金進行其他廣義上的遊說活動,包括資助美國大型的電信業會議,捐助布魯金斯學會等頂級美國智庫的研究活動等等。

(記者:王允)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