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安全與政府癱瘓-川普vs.佩洛西&舒默(演說及回應全文)

Share

2019-01-09 美國之音

華盛頓—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二晚就邊境安全和政府關門問題對全美民眾發表講話。特朗普說,美國南部邊界的人道和安全危機正在加劇,非法移民傷害美國民眾,建造實體屏障是加強邊界安全的關鍵舉措。他說,政府關門的唯一原因是國會民主黨人拒絕提供加強邊境安全的經費。

以下是這次講話的全文翻譯:

我的美國同胞們,今晚我向你們講話,因為在我們的南部邊境正有一場越來越嚴重的人道和安全危機。每一天,海關與邊境巡邏人員遇到數以千計試圖進入我國的非法移民。我們沒有容納他們的空間了。我們沒有辦法立即把他們送回本國。美國自豪地歡迎數以百萬計的合法移民,他們使我們的社會更加豐富,為我們的國家做出貢獻。但是,不受控制的非法移民傷害了所有美國人。它給公共資源帶來壓力,壓低就業和工資。受害最嚴重的包括非洲裔美國人和拉美裔美國人。我們的南部邊境是大量非法藥物的輸送渠道,包括冰毒、海洛因、可卡因和芬太尼。每個星期,僅僅海洛因就造成我們300名公民的死亡,90%通過南部邊境湧入。今年,死於毒品的美國人將超過整個越南戰爭期間被打死的美國人。

過去兩年來,移民與海關執法局人員逮捕了26萬6千有刑事犯罪記錄的外國人,包括那些被指控或判定犯有10萬項攻擊罪、3萬項性犯罪和4千項暴力殺人罪的人。多年來,數以千計的美國人被那些非法進入我國的人所殘殺,如果我們不立刻採取行動,還會有數以千計的人失去生命。這是一場人道危機,一場觸及人心的危機,一場觸及靈魂的危機。

上個月,2萬名移民兒童被非法帶入美國,人數急劇增長。這些孩子被惡毒的蛇頭和殘酷的幫派拿來利用。三分之一的婦女在通過墨西哥的危險旅途中受到性侵。婦女和兒童是我們失靈的系統最大的受害者,遠超過任何人。這是我們南部邊界非法移民的悲慘現實。我決心要製止這種人類痛苦的循環。

我的政府已向國會提出了詳細的建議,以確保邊境安全並製止犯罪幫派、毒品走私者和人口拐賣者。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們的建議是由國土安全部的專業執法人員和邊境人員制定的。這些是他們要求得到的資源,以恰當履行使命並保護美國安全。事實上,是讓美國比所有時候都更安全。國土安全部的建議包括使用先進技術,用來偵測毒品、武器、非法違禁物和其它很多物品。我們要求能有更多的執法人員、移民法官和床位,以受理急劇上升的非法移民,我們非常強勁的經濟助長了這種上升。我們的方案還包括得到緊急人道協助和醫療支持。此外,我們已要求國會堵住邊境安全的漏洞,以便安全和人道地把非法移民兒童送回他們的國家。最後,作為邊境安全整體措施的一部分,專業執法人員要求撥款57億美元,修建實體屏障。在民主黨人的要求下,這將是一道鋼鐵屏障,而不是水泥牆。

這道屏障對邊界安全絕對至關重要。這也是我們的專業執法人員所希望和需要的。這完全是常識。邊界牆很快將收回成本。每年,非法藥物的代價就超過5千億美元,遠遠超過我們要求國會提供的57億美元。這道牆將永遠由我們與墨西哥達成的新的、很棒的貿易協議來間接支付。你們今晚將聽到查克·舒默參議員的講話。他過去跟很多民主黨人一道一再支持實體屏障。他們只是在我當選總統後改變了想法。國會的民主黨人拒絕承認危機。他們拒絕為我們勇敢的邊境人員提供他們為保護我們的家庭和我們的國家而急需的工具。聯邦政府仍處在關閉狀態,一個原因、而且唯一的原因就是民主黨人不為邊境安全撥款。我的政府正在盡我們的一切能力來幫助那些受到這一局面影響的人。但是危機的解決辦法是民主黨人通過一項議案,保護我們的邊境並讓政府重新開門。這一局面可以在一場45分鐘的會議上得到解決。我已邀請國會領袖明天來白宮完成這件事。希望我們能夠超越黨派政治,支持國家安全。

有些人認為豎起一道屏障是不道德的。那為什麼有錢的政界人士在他們家周圍修建圍牆、圍欄和大門?他們建牆不是因為他們恨外面的人,而是因為他們愛里面的人。唯一不道德的事情就是政界人士無所作為,持續讓更多無辜的民眾受到可怕的傷害。美國人的心在聖誕節之後那天都碎了,加州一名年輕的警員被一個剛越過邊境的非法外來者冷血而殘忍地殺害。一位美國英雄的生命被某個無權進入我們國家的人奪走了。

日復一日,寶貴的生命被那些侵犯我們邊境的人奪走。在加州,一名空軍退伍軍人遭到強姦,謀殺、被錘子毆打致死,兇手是一名有長期犯罪史的非法外來者。在喬治亞州,一名非法外來者最近被控謀殺,他殺害了他的鄰居,並將其砍頭和肢解。在馬里蘭州,小時候在沒有大人陪伴下來到美國的MS-13幫派成員去年被抓獲並被控罪,在此之前,他們殘忍地刀扎和毆打了一名16歲少女。在過去幾年中,我和數十個家庭見過面,他們親愛的家人被非法移民奪走了。我握過滿臉淚痕的母親的手,擁抱過傷心欲絕的父親。太悲傷了。太可怕了。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痛苦的眼神、顫抖的聲音和悲痛的靈魂。我們還要讓多少美國人流血,國會才會做自己的本職工作?

對那些拒絕以邊境安全的名義而妥協的人,我想要問他們,想像一下,如果那些生命被殘忍粉碎、被徹底摧毀的人是你的孩子、你的丈夫或你的妻子,你會怎麼樣。我想對國會每位成員說,請通過結束這場危機的法案。我想對每位公民說,給國會打電話,告訴他們在過去了這幾十年之後,讓我們終於能有邊境安全。這事關是與非、正義與非正義的抉擇。這事關我們能否對我們所服務的美國公民履行自己的神聖使命。當我宣誓就職時,我誓言保護我們的國家。我將一直這樣做。願神助我。謝謝你們,晚安。

華盛頓—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代表民主黨對特朗普在白宮發表的有關邊界安全和政府關門問題的講話做出回應。他們指責特朗普偏執於建造昂貴而無效的邊界牆,拒簽有關開支案而導致聯邦政府關門。以下是佩洛西和舒默講話的全文翻譯: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晚上好。感謝今晚有這個機會能夠直接與美國民眾談談我們如何能夠結束政府關門局面並滿足美國民眾的需要。

悲哀的是,我們在這場毫無理性的政府關門過程中從特朗普總統那裡聽到的是充滿了錯誤信息甚至是惡意的言論。

總統選擇了恐懼。我們想要從事實著手。

事實是:眾議院的民主黨人在本屆國會開始第一天就通過了參議院共和黨人的法案,讓政府重新開門並且為智慧、有效的邊境安全解決方案提供資金。

但總統拒絕這些將讓政府重新開門的兩黨議案,他痴迷於強迫美國納稅人把數十億美元浪費在一道昂貴且無效的牆上,這道他一直保證墨西哥會付錢的牆!

事實是:特朗普總統已經選擇挾持那些對美國民眾的健康、安全和福祉至關重要的服務,並且扣發全國各地80萬無辜的員工薪水,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是退伍軍人。

他許諾說要讓政府關門“幾個月或幾年”,不管這會傷害到誰。這是完全錯誤的。

事實是:我們都同意我們需要保障邊境安全,同時彰顯我們的價值觀:我們可以在入境口岸修建基礎設施和道路;我們可以設置新的科技設備對那些進入我們國家的轎車和卡車進行掃描,防止毒品進入我國;我們可以僱傭我們需要的人員來協助邊境的貿易和移民事宜;我們還可以資助更多的創新科技來探查未經許可的越境活動。

事實是:那些在邊境的婦女兒童不是安全威脅,他們是人道方面的挑戰,特朗普總統自己殘酷且適得其反的政策只能加深這一挑戰。

事實是:特朗普總統必須停止挾持美國民眾,必須停止人為製造一場危機,並且必須讓政府重新開門。

謝謝你們。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謝謝佩洛西議長。

我的美國同胞們,我們今晚向你們講話只有一個原因:美國總統——在未能讓墨西哥來支付他想要的沒有效果、沒有必要的邊境牆以及未能說服國會或美國民眾埋單之後— —讓政府關了門。

美國民主不是這樣運作的。我們的治理不是靠發脾氣。沒有哪位總統會敲桌子,要求想怎樣就怎樣,不然就讓政府關門,導致數百萬美國人受到傷害,把這些美國民眾視為籌碼。

今晚以及貫穿於這場辯論和他的總統任期的這些時間裡——特朗普總統訴諸於恐懼,而非事實;訴諸於分裂,而非團結。

不要搞錯:民主黨人和總統都希望更強有力的邊境安全。然而,在如何用最有效的方式做到這點方面,我們與總統分歧巨大。

那麼,我們如何解開這個亂局?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將政府關門和有關邊境安全的辯論分開來。有一項兩黨支持的法案——一項得到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支持的法案,這個法案讓政府重新開門,同時讓有關邊境安全的討論得以繼續。

沒有藉口因為政策分歧而傷害數百萬的美國民眾。聯邦政府員工就要拿不到工資了。一些家庭無法獲得購買新居的按揭貸款。農民和小企業主拿不到他們急需的貸款。

大多數總統將在橢圓形辦公室的講話用於崇高目的。本屆總統卻只是利用橢圓形辦公室的背景人為製造危機,加劇恐懼,將人們的視線從其政府的混亂中轉移開來。

我的美國同胞們,沒有任何挑戰是大到我們國家不能超越的。我們可以讓政府重新開門,同時繼續設法解決政策分歧。我們能夠在沒有昂貴而無效的邊境牆的情況下保障邊境安全。我們能夠在不損害安全的情況下歡迎合法移民和難民。

美國的象徵應當是自由女神像,而不是30英尺的高牆。

所以我們的建議很簡單:總統先生:讓政府重新開門,我們能夠努力解決我們在邊境安全方面的分歧。但是請現在就結束政府關門的狀態。

謝謝。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