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碳排放量創新高,中國技術輸出是關鍵 ◎德國之聲中文網 2018-12-06

Share

聯合國表示,本世紀末若要把地球升溫維持在1.5C之內,或只想多出一點點,都絕對需要減少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要做到的話,必須在本世紀中葉前將煤炭從能源結構中排除。   

(德國之聲中文網) 根據全球碳計劃(Global Carbon Project)週三(12月5日)公佈的三項研究,全球碳排放量估計在2017年至2018年間增加了2.7%。科學家表示,以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出爐前公佈的計算公式來算,協議中一些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目標幾乎已經無法實現。

全球煤炭使用佔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0%。2014年至2016年呈現略為下降後卻反升的趨勢。目前世界上超過五分之二的電力來自燃煤發電,幾乎是天然氣的兩倍,是太陽能和風能的15倍。

全球碳計劃利用四大碳排國,中國、美國、印度和歐盟公私部門的報告,提出2017年的最終排放數據和2018年的預測。美國過去雖然一直穩步減少碳污染,今年排放量卻顯著增加。2013年以來首次增長達到2.5%。

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國— 中國

中國2017年的碳排放量增幅是自2011年以來最大的一次,達到4.6%。除此之外,據法新社調查,雖然中國除了需要努力減少國內燃煤發電以防治空氣污染,也需停止向亞洲、非洲和中東出口相關的技術。

分析人士警告,當全球努力遏制化石燃料燃燒引起的全球變暖,這些中國技術支持的工廠卻反其道而行,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CO2)。

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研究主任巴克利(Tim Buckley)說:“中國在滿足相關政策和投資需求上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逐步使其經濟脫碳。但在國際上,中國持續投資一系列與其國內能源戰略直接矛盾的煤炭項目。”

根據IEEFA的研究,有四分之一在規劃階段或在中國境外建設的煤電廠是得到中國國有金融機構和企業的支持。如果印度不算,中國支持的煤炭開發份額甚至超過三分之一。

能源市場研究機構煤群(CoalSwarm)能源分析師希爾(Christine Shearer)說:“風險是這些國家將被綁死在長期對他們不利的事情上。這與《巴黎氣候協議》的溫度目標不符。 ”

她也表示,許多中國援助國,像是埃及、尼日利亞、肯尼亞、塞內加爾、津巴布韋和其他國家目前幾乎沒有燃煤發電,也沒有使用煤炭這樣的燃料。但是一旦與中國合作,為了替未來的工廠提供燃料,他們將不得不建立相關的基礎設施,甚至是開發煤礦。

IEEFA發現,中國的銀行和投資機構承諾投入超過210億美元(185億歐元)在十幾個國家開發31千兆瓦(GW)的燃煤發電能力,還有150億美元用於支持24個國家開發71 GW其他項目。總計超過101GW。據全球煤電廠追踪公司稱,全球有近2千5百個30GW或更大的燃煤電站在運行,總量約為2000GW。

德國環保組織Urgewald的主管許金(Heffa Schuecking)告訴法新社:“新的大量煤炭基礎設施讓全球暖化維持在2度C以下的目標遙不可及。中國政府需要停止在國內外為新的煤電廠提供資金。”

國際能源署(IEA)制定《可持續發展方案》,預計到2040年煤電將下降60%。中國的煤炭使用量幾乎佔世界總量的一半。雖然近年來略有下降,相對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但是今年兩者都有可能向上升。

在亞洲其他地區,電力需求的飆升讓煤炭使用量急劇增長。例如,在越南、孟加拉國和菲律賓,從2014年到2017年,發電量增長了20%以上,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其中,中國支持的煤炭發電量佔增長的很大一部分。

夏立民/羅法(法新社、美聯社)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