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干預台灣選舉的三大絕招 ◎ 余杰【六都春秋】2018-11-16

Share

2018-11-16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於史丹佛大學

中共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改制成委員會,習近平從組長改為主任。組長的名稱似乎是臨時性的,而主任則成為永久性的。

在該委員會的首次會議上,習近平強調要把「新媒體中的代表性人士」列為統戰對象。這類人士可分成兩類:一類是新媒體平台的經營者,一般是新媒體從業人員;另一類是新媒體上內容的製造者,一般稱為網路意見人士(如自媒體)。

這種統戰工作不僅在中國本土展開,也延伸到中共千方百計要吞併的台灣——習近平話音剛落,中國國台辦就出面邀請數十名台灣新媒體人士訪問中國,好吃好喝,好玩好看,至於能不能將客人的「台灣心」換成「中國心」,就拭目以待了。

與此同時,中國政協主席汪洋叮嚀各部門要做好「鍵對鍵」工作。十月二十五日,汪洋在「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三十周年大會上接任會長,重申反對台獨、藏獨、疆獨等分裂行徑,還說做好「面對面」工作時,要善用網路新媒體,做好「鍵對鍵」的工作,以耐心、細心、誠心和信心增強反獨促統實效。

在台灣九合一選戰期間,中國網軍更是將台灣當做「練兵場」。所謂「練兵場」是指中國駭客向台灣發動攻擊、積累經驗之後,再向美國進行相同模式的攻擊。難怪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於二○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在華盛頓指出,雖然短期來說,美國最大的威脅是俄羅斯,但長期來看,中國才是美國的最大敵人。

而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更指出,每個民主政體都會憂心來自境外勢力的不實訊息攻擊,台灣因與「海峽對岸」使用相同語言,加上台灣的訊息管道便利、施行民主言論自由等因素,都使得假消息泛濫更加危險,台灣民眾必須面對、也必須認清社會有很多假訊息在流通,對台灣民主是很大傷害。他特別強調説:「台灣正處在對抗此一問題的第一線。」

中國人從來沒有選舉權,現有的選舉是彼「一場遊戲一場夢」的表演。然而,中共政權不僅剝奪本國十三億人的選舉權,更對彼岸台灣的選舉恨之入骨,不惜投入巨資干擾和破壞。那麽,中國究竟有哪些惡毒的招數呢?

有一些台灣媒體居然「姓中」且「姓黨」

第一個招數是直接操控台灣媒體以及民調機構。在近年來台灣的選戰中,《中國時報》、中天電視、東森電視等媒體的表現,已經不是深藍,而是深紅了——他們並不受國民黨的控制,而直接受共產黨的控制。

習近平執政以來,大大加強了對中國國內媒體的駕馭。十多年前自詡為「群眾喉舌」的央視,如今為取悅於前來視察的習近平,直接打出「央視姓黨」的巨幅招貼。其他媒體紛紛跟上,即便是「南方報系」那樣曾經具有某種市場化和自由化傾向的媒體,在經過幾輪清洗之後,不得不以急轉彎的姿態應對宣傳部門「文革化」的管控。

與之對應,那些被「隱蔽的中資」或「二手的中資」控制的台灣媒體,自然不甘落後。比如,《中國時報》完全不像是自由世界的媒體,而像是《人民日報》或《環球時報》的「海外版」,歌頌中共、唱衰台灣、辱罵美國是《中國時報》的三大主題。尤其是選舉期間,《中國時報》的重要的報道都要徵得北京中宣部的許可,每天都在不遺餘力地攻擊誹謗執政的蔡英文政府,以贏得共產黨的青睞,進而在生意上給予蔡旺旺某些好處。

稍有良知和正義感的台灣民眾,都以《中國時報》為恥。讀《中國時報》的人,要麽智力上有缺陷,要麽道德上有空白,要麽兩者兼而有之。出版過我的作品的時報文化出版社,並沒有跟《中國時報》一起打包賣給旺旺集團,仍具有獨立性,編輯們常常不厭其煩地對外界解釋説:「時報文化非《時報》」,幽默中又有一絲苦澀。

《中國時報》等「中國媒體怪獸」在台灣張牙舞爪的存在,已經不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一個嚴重的國安問題。一方面,那些自行購買和閱讀《中國時報》之類的「偽媒體」的人,是「偽公民」,他們深陷於自願洗腦、自願為奴的狀態而不自知。當他們真的變成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的那一刻,才知道動物農莊裡的生活絕對不幸福、不自由。另一方面,民進黨政府過於婦人之仁,缺乏魄力對《中國時報》之類的為敵人張目的賣國賊開刀,幻想著與之和平共處,到頭來必然重演東郭先生和狼的悲慘故事。


圖為中國央視辦公大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製造假新聞的巨魔工廠

中國干涉台灣選舉的第二個招數,就是製造鋪天蓋地的假新聞。獨立的研究人員說,台灣遭遇網攻和假新聞的源頭為中國。台灣網路安全官員也表示,台灣政府部門遭遇駭客攻擊,蔡英文的臉書遭遇五毛洗版,有百分之九十源於中國。

日前,日本《讀賣新聞》發表了一篇以「假新聞動搖台灣」為題的長篇報道,分析來自中國的假新聞對台灣民主制度的重大危害。文章指出,中國成立「對台工作小組」,為了動搖蔡政府,訂下有組織散布假新聞的方針,以日常生活問題散布假新聞、若成功讓台媒轉載就頒獎金。

該報道列出對照表,整理出台灣最近三件假新聞與真相的對比:一是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自殺一事;二是假新聞傳播香蕉豐收導致價格暴跌,蕉農大量丟棄香蕉,政府禁止報道棄蕉,結果真相卻是二○○七年的照片;三是假新聞傳說,蔡總統搭裝甲車查勘水災之際,下令士兵可隨時射擊,被指把災民當敵人,結果真相是參與救災的士兵或車輛都沒武裝,因災區水患還未退去,所以蔡總統搭乘距地面較高的裝甲車勘災。

台灣學者賴怡忠撰文指出,有關中共對台灣選舉的介入,這次是前所未見的嚴重,甚至有人在網路上畫圖,中國的「巨魔工廠」有一個產業鏈,先是製造不實訊息,然後通過某些特定的台灣新聞頻道強烈放送,把一個不存在的東西說成好像是真的,進而影響到群眾的認知,再產生新的議題發展。

因此,台灣國安部門採取對策應對假新聞對選舉過程的破壞,乃是捍衛民主的必要手段。美國政治學者亨廷頓在研究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時發現,大部分民主轉型順利並鞏固的國家,都有相對安定、友好的外部環境。而台灣面臨中國的威脅,並不具備這個良好的外部條件。台灣無法改變中國的獨裁制度,但台灣必須奮起抵抗中國的滲透與侵犯。然而,當我在美國之音「海峽論壇」節目討論該議題時,另一位對話嘉賓、據稱是資深兩岸問題專家的吳漢教授居然説台灣政府的自衛作法是「危害公民權利和自由,回到白色恐怖時代」,其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真是讓人發指。此類教授居然教書育人,只能貽害無窮。

中國為何選擇韓國瑜為代理人?

中國遙控台灣選舉的招數之三是尋找代理人參選。這一次台灣地方選舉,國民黨在高雄推出「黨內邊緣人」韓國瑜——本來國民黨對高雄的選戰不抱信心,拋出卒子草草應付,而國民黨前總統馬英九居然連韓氏的名字都說錯,可見韓氏在黨內是何其邊緣。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要政績沒有政績、要形象沒有形象、要遠見沒有遠見的「傳銷員」(他的博士學位是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獲得的,其含金量比習近平高不了多少),居然鹹魚翻身,突然在高雄乃至全台灣掀起一場「韓流」。韓氏不僅讓民進黨執政數十年的高雄的選情出現逆轉,而且還跑到其他縣市為同黨的候選人組選——風頭讓當過總統的馬英九黯然失色,讓現任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瞠目結舌,乃至國民黨的其他山頭、大佬也甘拜下風。

這個奇跡是如何發生的?在短短幾個星期之內,能夠變廢為寶、點石成金的,惟有「島外力量」,也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共產黨。中共為何不挑選真正有魅力和實力的代理人呢?原因很簡單,共產黨故意越過國民黨決策層,挑選韓國瑜這樣的小丑當其代言人,在其身上一擲千金。

一方面,共產黨以此舉告訴國民黨:你已經是我的隨附組織,必須看我的臉上行事,包括在人事安排上都得由我説了算;另一方面,若韓國瑜此次能出線(即便不能當選,也由此擁有了極高的知名度和政治實力),共產黨可以自豪地説:獨裁國家完全能將民主國家玩弄於股掌之上,民主選舉原來是一錢不值的遊戲。

有一位中國央視的主持人曾經誠實地説:「就是一條狗坐在演播室,它也能成為全民追捧的明星。」這就是共產黨的魔法。如今,共產黨在台灣導演一齣大戲:專門挑選最無能、最醜陋的人物,並誘導台灣人投票給他,正像台灣評論人羅慧雯所指出的那樣:『至少目前看來,中共的大計畫已經成功,因為韓已被拱成藍營的共主,挾著「媒體寵兒」光環的他到處去為同黨候選人助講。而且這場荒謬的旋風讓更多人對民主的信心動搖。』荒謬的「韓流」的出現表明,台灣的民主並沒有穩如磐石。

抵禦共產黨的邪惡陰謀,台灣選民最重要的手段就是珍惜手上的選票,人人都意識到「投票給國民黨,就是投票給共產黨」這一嚴峻的後果。惟有選票能夠擊敗醜惡的「韓流」和「國共聯手害台灣」的伎倆,惟有選票能夠威權回潮的幻想變成「一地雞毛」,正如莎士比亞「馬克白」劇中的那段經典獨白——「生命只不過是一個行走的影子,像可憐的演員在誇張炫耀中磨損歲月,終將消失無蹤……短暫的燭火熄滅了,喧囂激昂、趾高氣揚終將消失無影。」也如同孔尚任在《桃花扇》中的那段唱詞——「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參考閱讀
【評論】中國如何用銳實力影響民主國家
【分享】鳳梨崩價假新聞亂台 中國白蟻新伎倆
【評論】失去一位外交官後,台灣該如何打擊中國假新聞?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AIT官網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