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混亂的台灣九合一選戰 ◎陳茂雄 2018-11-03

Share

空前混亂的選戰

政治民主化之後,執政黨都會在總統連任後氣勢才會衰退,可是民進黨卻在執政後就立刻衰退,雖然中國國民黨還在崩解中,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卻討不到便宜,嚴重的是民進黨不知道毛病出在哪裡?蔡英文是好總統,卻是失敗的執政者。

專欄(陳茂雄)

台灣政治民主化之後,每位總統都連任,而且執政黨都在總統連任之後氣勢才衰退。可是蔡英文上台才兩年,九合一的選戰就出現崩解的現象。更奇妙的,若是中國國民黨的氣勢超強,民進黨出現崩解現象還有話說,可是目前中國國民黨的氣勢也一樣面臨崩解。以前台灣政壇出現過民進黨及中國國民黨兩方的氣勢都相當強,有時一強一衰,但兩個政黨都「衰尾」倒是首度出現。

民進黨的氣勢於2006年崩解,造成中國國民黨在2008年的大選大獲全勝,只是馬英九一上台就招致民怨,個人的聲望大為降落,然而不只在2010年的地方選舉大獲全勝,2012年的大選不只馬英九高票連任,立委的選戰也大敗綠營,一則馬英九雖然招惹民怨,可是其地方派系的樁腳運作成功,形成強而有力的人脈一則民進黨崩解,氣勢還未恢復,就算馬英九失去主流民意,民進黨還是沒有那份能耐擴張政治版圖。

中國國民黨在2008年之所以能打出漂亮的選戰,地方派系功不可沒。以前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地方派系很自然的獲得政治資源,不覺得執政的重要,可是該黨在2000年下野之後,發現不執政就失去所有政治資源,因而在2008年的大選乃大團結。可是馬英九卻認定該黨所以大勝,是因為他個人的魅力,為維持個人形象,所以切割地方派系。

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勢力分成中國勢力及地方派系,由於地方派系有堅強的樁腳,是選舉的靈魂,它有兩個特色:第一,妥協性強,即使資源分配不完全公平,還是一樣可以合作。第二,缺乏政治理念,政治立場會跟著中國勢力走。地方派系有上述特色,因而與中國勢力合作得很好。中國國民黨的黨機器一向由中國勢力掌控,但會將資源分給地方派系,雙方合作得很好,因而在政壇屹立不搖,針對全國性的大選,該黨只可能小輸,但會大贏,直到馬英九當家,才改變該黨的政治生態。

馬英九當家之後,雖然切割地方派系,地方派系為了獲得政治資源,還是抵制綠營執政,因而忍一口氣繼續支持馬英九,造成2010年的地方選舉及2012年的大選,中國國民黨還是有輝煌的成績。可是後來馬英九掀起政治鬥爭,追殺王金平,又不敢說出真正的理由,因為其理由見不得人。後來中國勢力打群架,配合馬英九追殺王金平,讓支持中國國民黨的台灣人覺得中國人欺負台灣人,因而反中國國民黨,造成地方派系的人脈鬆動。

馬英九下台之後,地方派系違反由中國勢力執掌黨機器的常態,也去搶黨機器,因為地方派系有堅強的樁腳,又懂得配票,不只搶得黨主席職位,全國代表也佔優勢,因而搶得黨機器,這是中國勢力所不能接受的,在他們的眼光中,中國國民黨的地方派系與民進黨差別不大,因為地方派系缺乏政治理念,由他們掌舵不會走「一中框架」的路線,因而全面反撲,現在還在戰鬥中。

因為中國國民黨內部的中國勢力與地方派系不能和解,該黨就不能恢復元氣,該黨的政治版圖也正在重組中,形同解體,依正常的政治生態,民進黨很容易併吞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版圖,事實並非如此,在這一次地方選舉,民進黨並沒有保持以前的優勢,代表民進黨跟中國國民黨一樣,政治版圖也在崩解中,這令人感到驚訝,新上台的政府,照理說氣勢正在增強中,可是民進黨卻快速衰退,代表民進黨執政失敗。

早期民進黨是一個小黨,它所以能茁壯,專靠「清廉」及「勤政」兩張招牌,因長期執政的中國國民黨已嚴重腐化,民進黨這兩張招牌與中國國民黨正好成對比,也因此成功的成長。可是在2006年民進黨失去「清廉」這一張招牌,造成政黨崩解。也因為如此,綠營民眾厭惡原來的政治人物,希望恢復「清廉」牌,才會看上蔡英文。蔡英文本身並非政治人物,之所以能領導民進黨,是因為綠營民眾覺得她沒有政治人物的惡習,可以恢復「清廉」牌。

綠營民眾要清廉的領導者,找蔡英文是對的,她與一般政治人物不同。企業家的政治獻金是一種投資,他們期待權力中心保護他們,讓他們賺更多的錢。2012年的總統大選蔡英文拒收超過一百萬元以上的政治獻金,讓企業家感到恐慌,因為政治人物拒收鉅額政治獻金,代表不會用公權力來保護他們發財,也因為如此,一般企業家都反蔡英文。不過也有人不相信這種傳聞,認定蔡英文還是不能免俗,直到2016年的總統大選前,爆發了立法院前秘書長的貪瀆案,藍營如獲至寶,認定他一定有捐錢給蔡英文,要利用此案打擊她。詳查之後,立法院前秘書長果然有大筆金錢捐給蔡英文,不過因為金額超過一百萬元,蔡英文拒收,證實政壇上的傳聞。

好的政治領袖應該不貪,然而不貪者未必就是好的政治領袖,因為要領導一個國家,不能只靠清廉。蔡英文是個好總統,卻不是成功的總統,雖然執政團隊一直辯解他們做得很好,甚至於做了中國國民黨幾十年來不敢做的事。事實上一個政治領袖由很高的聲望快速下滑就是執政失敗,更嚴重的是執政團隊不知道他們錯在哪裡?中國國民黨很清楚他們的問題出在哪裡?只是很難解決。民進黨卻連問題出在哪裡都不清楚。中國國民黨就像一個人得了重病,已經診斷出病症,只是難以醫治。民進黨也一樣得了重病,卻診斷不出病症,當然不能對症下藥。

中央執政失敗當然會拖垮地方選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新北市。蘇貞昌是政壇老將,在台北縣長任內的政績更是可圈可點,尤其是接任的周錫瑋讓縣民相當不滿意,有他扮演對照組,造成台北縣民懷念蘇貞昌。依候選人的經歷,蘇貞昌應該大幅度領先對手才對,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他背負中央執政的包袱,造成目前的選情落後於對手。新北市各行各業的人口比例與全台灣很相像,簡直是台灣的縮影,反映在新北市的就是全台灣的整體現象,顯然的,台灣的民眾普遍對執政黨不滿。

雖然民進黨及中國國民黨都呈現崩解的現象,可是原來由中國國民黨執政的縣市苗栗縣、南投縣、連江縣、新北市、該黨都繼續佔優勢,藍色執政的花蓮縣及金門縣還可能是繼續藍色執政,而且中國國民黨攻陷民進黨執政的宜蘭縣及澎湖縣的機會相當大。苗栗縣本來就是藍營的地盤,雖然中國國民黨候選人徐耀昌與前任縣長劉政鴻交惡,但不影響選情。台東縣本來是中國國民黨的地盤,只是鄺麗貞也投入選戰,因為她家與饒家有宿怨,刻意要拆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饒慶鈴的台,中國國民黨開除她的黨籍,並運作棄保,目前與民進黨呈現五五波。

金門、馬祖本來就是綠營的沙漠,藍營執政是必然的,綠營的魏耀乾願意到馬祖(連江縣)拓荒該給予掌聲。花蓮縣的縣民有河洛、客家、原住民、新住民(外省人)四大族群,綠營只在河洛佔優勢,當然不太可能勝選。宜蘭原來被稱為民主聖地,是綠營的地盤,但目前連民進黨都承認打不贏宜蘭的選戰。綠色的宜蘭縣是陳定南在黨外時期打下來的政治版圖,在他的縣長連任選戰曾創下十四萬多票大贏對手六萬多票的紀錄。後來中國國民黨大力改進,氣勢逐漸趕上民進黨。這一屆選舉中國國民黨推出羅東鎮長林姿妙,雖然外界批評她不只對公務不能進入狀況,連批公文都不會,可是她會以低姿態接觸民眾,獲得選民喜愛。這是很奇妙的事,一個被稱為連批公文都不會的人,竟然嚇住了民進黨的選將。當初民進黨的初選,有三人登記,竟然有兩人退出,只剩下不怕死的陳歐珀。

民進黨現任的澎湖縣長在這一場選戰本來穩操勝算,然而軍公教年改造成他的聲勢滑落,因為澎湖有太多退休軍公教人員。藍營也發現這一件事,乃紛紛投入選戰,澎湖縣長候選人竟然有七人之多,而且多數人出身藍營,民進黨本來認為陳光復的選情會因此提升,只是中國國民黨運作棄保,讓陳光復陷入困境。耐人尋味的事,陳水扁執政時期的三合一選舉,陳光復在縣長選舉也佔優勢,可是銓敘部推出軍公教18%優惠存款改革,讓陳光復的縣長寶座飛掉了。這一次的軍公教年金改革重創陳光復已經是他第二次的霉運。

原來民進黨執政的雲林縣、嘉義縣、屏東縣、基隆市、新竹市、桃園市、台南市則還繼續佔優勢,民進黨在嘉義縣雖然出現窩裡反,可是該黨運作棄保成功。桃園市則是一項奇蹟,它原來是藍營的巢穴,因馬英九因素造成中國國民黨崩盤,這種地區很容易恢復原來的政治生態。只是民進黨籍市長鄭文燦顛覆傳統,他讓選民覺得他與一般選民一樣,是一個平凡的人,因而有很強的親和力,穩住了桃園市。民進籍的新竹市長林智堅也有類似的情況,因而能穩定選情。新竹縣本來與苗栗縣一樣,是藍營的地盤,但民進黨提名藍營背景的候選人鄭朝方,中國國民黨推出的楊文科爭議頗大,加上有民國黨推出的徐欣瑩會吸收藍營的選票,造成民進黨候選人有一拚的空間。

民進黨執政的台中市及彰化縣變成這一屆競爭最劇烈的地區。彰化本來就是藍營的版圖略大於綠營,馬英九因素讓民進黨入主。台中市則更為神奇,改制前的台中市民進黨只有張溫鷹當選過一屆市長,當選的因素來自其公公是中國國民黨的大派系。台中縣民進黨只有廖永來當選過一任縣長,當選的原因是中國國民黨紅派、黑派都推出市長候選人,且勢均力敵,讓民進黨得漁翁之利,這一屆選舉,中國國民黨有光復失土的機會,只是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盧秀燕的屬性不太能適應改制前的台中縣。中國國民黨在台中及彰化都以空汙議題為主軸,目前還很難斷定勝負。

台南及高雄的市長候選人在民進黨初選時爭得頭破血流,因為這兩個地區被公認民進黨候選人躺著選就可以過關,因而將重點放在初選。然而依目前的選情,台南市長的選戰,其他候選人都差民進黨候選人黃偉哲一段相當大的距離,可是高雄市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卻一直拉近陳其邁的聲勢,並不是因為韓國瑜高明,而是民進黨的結構出問題。上一屆的高雄市長選舉,陳菊的得票近百萬,在高雄屬空前。在高雄發生氣爆時,中國國民黨認為可以藉機拉下陳菊,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可見陳菊的實力,也因為陳菊的勢力強大而得到「南霸天」的稱號。

不只在選戰陳菊獲得豐碩的成果,在政治勢力的培植方面更是神奇,任何不見經傳的人,只要陳菊欽點,立刻躍上龍門,在2012年的市議員選舉,陳菊推出五位幾乎大家都不認識的新人投入市議員選戰,不只通過初選,還順利當選議員,只要陳菊支持的,就可當選。雖然出現一次其愛將在初選落榜,可是到其他政黨靠行,經陳菊加持,還是一樣當選市議員。在2016年的立委選舉,小港、前鎮區民進黨有謝系的陳信瑜、扁系的陳致中、菊系的賴瑞隆投入初選,當時的民調陳信瑜居冠,陳致中緊跟在後,賴瑞隆則距離陳致中一段相當大的距離。陳菊先勸退陳致中,再拉抬賴瑞隆,竟然可以使賴瑞隆連闖初選及大選兩關,她好像可以「點石成金」。

陳菊在高雄之所以可以呼風喚雨,因為高雄是民進黨的地盤,而民眾又將陳菊當作「民進黨」。若民進黨沒有執政,高雄人會一直跟著她,可是民進黨執政反而改變情勢,經過陳菊加持者,都可以佔重要職位,台灣好像是陳菊的天下,令一般人眼紅。陳菊也積極培養市長的接班人,可是連邊都沒有摸上,陳菊的氣勢已崩解,只是她自己不清楚。陳菊的氣勢崩解也拖垮民進黨,市長選戰應該可以獲勝,但已經遍體鳞傷。

早期陳其邁是挺扁健將,後來他走蔡英文路線,但還是與陳水扁保持良好的關係,全國只有陳其邁能同時吸收英系及扁系支持者,也因為如此,他在高雄市長候選人初選才順利過關。可是初選過後,陳水扁與蔡英文的關係每下愈況,最後形成敵對,挺扁人士有不少人反蔡英文,當然不會力挺英系的選將,這對陳其邁的選情當然重創。

世界各國,都是首都對政局最敏感,台灣當然也不例外。兩大黨崩解在其他地區不容易顯現,在首都卻會立即反應。一般人認定台灣沒有第三勢力,單一席次的選舉,只要兩大黨都不禮讓,絕對沒有第三勢力的空間,第三勢力不只不能當選,連「落選頭」都摸不上。可是這一屆的台北市長選舉並非如此,柯P就算當選不了,至少可以成為「落選頭」,顯然的,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已經同時崩解了,但崩解出來的政治版圖未必能成為第三勢力,因為不容易整合。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11/1(民報月刊十一月號專欄)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