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張聲勢+賭盤效應 ◎陳茂雄 2018-10-31

Share

虛張聲勢

◎陳茂雄

今年九合一選舉最奇特的畫面就是在演講會拚場,大家在比聽眾的多寡,事實上演講會人數的多寡與選舉無關。剛開始有人拼網路人潮,不過被譏為「空軍」,不能左右選舉,後來就改為演講會的群眾,並對外宣稱推出「陸軍」作戰,只是又被發現這些演講會是透過各界動員,現場也出現成群的遊覽車,內行人當然很清楚,這些都是「外籍兵團」,沒有投票權,人再多也沒用。

選舉的演講會比群眾的多寡是始自黨外時期及民進黨建黨初期,當時執政的是外來的獨裁政權,被壓迫的本地人敢怒不敢言,因而將反中國國民黨者當作英雄。當時屬獨裁統治年代,人民沒有集會遊行的自由,當然沒有機會對民眾演講,這些反中國國民黨者只能利用選舉期間挖中國國民黨的瘡疤,每到選舉季節,反中國國民黨人士的演講會的聽眾都人山人海。

反中國國民黨人士的選舉重點在於自辦的政見發表會,當時敢罵中國國民黨者就變成名嘴,群眾會將他們捧為英雄,不過所付出的代價是有坐牢的危機。當時反中國國民黨勢力完全沒有組織,選舉只能依靠「空氣票」,選舉時若沒有出現龐大的聽眾的候選人必定落選,因而以自辦政見發表會的人潮就可以斷定是否能當選。相對的,中國國民黨並沒有自辦的政見發表會,他們透過公務系統組織民眾,選舉方面還是佔盡優勢,演講會的民眾多寡對中國國民黨候選人並無意義,所以他們只參加公辦的政見會。

一九九六年第一次由人民直接選舉總統,中國國民黨除了政黨提名李前總統外,林洋港及陳履安也投入選戰,選情相當劇烈,除了反中國國民黨的民眾積極參與演講會外,中國國民黨的主流派及非主流派都一反該黨不重視演講會的傳統,也積極擠進演講會的現場。那一次選舉,群眾最多的是林洋港,彭明敏次之,李前總統還居第三,但選票並不是如此排序,打破以前演講會到場群眾與選票息息相關的傳統。

之所以出現上述現像,是李前總統還是依循中國國民黨的傳統,選民來自組織票,不會出現在演講會。彭明敏的選票還是偏向「空氣票」,熱衷參與演講會。林洋港的支持者則屬新黨系統,比民進黨還火熱,會越區聽演講,造成有太多外地來的聽眾,這些「外籍兵團」並沒有投票權,對選舉沒有幫助。

戒嚴時期實施報禁,中國國民黨封鎖消息,民眾等同井底之蛙,只能從黨外雜誌及反中國國民黨演講會獲得資訊,所以黨外人士的演講會人山人海。解嚴之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報禁解除,民眾到處可以獲得資訊,除了黨外雜誌紛紛關門外,民眾對演講會已沒有興趣,戒嚴時期人山人海的演講會已不復見。只是民眾還保留一個奇特的印象,以前黨外人士的候選人,演講會爆滿不能保證必當選,然而群眾少的必定落選。也因為如此,民進黨候選人為了讓人覺得選情樂觀,只好動員群眾。

事實上民、國兩大黨都已進入組織化,演講會群眾的多寡已經與選票脫鉤,然而民進黨繼承黨外時代的傳統,不得不動員,由獨裁團體轉型為民主的中國國民黨不得不跟進,大家忙著動員,才頻頻出現「走路工」的鬧劇,花錢請人來聽演講,顯然的,這些只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群眾的多寡並不與選票成正比。

大家都很清楚,群眾是動員來的,不過大家還是繼續動員,所謂「輸人不輸陣」,這已經變成風氣,選民就將它當作一場鬧劇就好。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10/29(台灣時報專論)

賭盤效應

陳茂雄

十一月二十四就是九合一選舉投票日,每逢選舉就出現選舉賭盤影響選情,此次六都選戰激烈,賭盤也開始火熱。據媒體評估,此次地下賭盤賭金上看三百五十億元。內政部長徐國勇表示,警方先前已掃蕩一波選舉賭盤,也抓到大賭盤,全部賭資高達九十七億二千萬元。

以前高雄黃先生熱衷選舉,然而每下愈況,最後幾乎選到妻離子散,依政壇生態,若沒有奇蹟出現,黃先生應該沒有機會走入政壇。可是在一次立委選舉,鼓山市場的菜販卻認定黃先生會最高票當選,筆者認定這是外行人的說詞,所以沒放在心上,可是開票結果黃先生真的最高票當選。

鼓山市場的菜販所以扮演鐵嘴,是從賭場獲得資訊,一般民調的樣本只是一千多人,可是賭場卻是數萬人,甚至於數十萬人的反應。正常營運的組頭,不會讓對某候選人下注的人特別多,以免那候選人當選時,組頭就要「走路」,所以隨時調整各候選人的得票數,以免出現太多人簽特定候選人,顯然的,台灣簽賭的人多,接觸層面又廣,其反映出來的選情,當然遠比一般民調精確。

有些候選人抓到賭場的特色,利用賭場賄選,促使組頭開出的條件造成簽他的人特別多,這些人不只會投給賄選候選人,還會用盡手段幫他拉票,這是成功率最高的賄選,當選了,組頭所要賠的錢當然由賄選候選人支付,落選了組頭已經賺了一大筆賭金,賄選候選人不必額外支付,這是一本萬利的賄選。

選舉期間政府掃蕩賭場就等於抓賄選,對選舉正常化有很大的幫助,可是這一次選舉出現「賭盤效應」的助選卻是合法的,而且對執政黨的傷害相當嚴重。一般政策若沒有牽涉到選民的直接利益,對選票影響不大,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勤做民調,一切政策都依循主流民意,連任選舉還是敗北,因為個人的直接利益受到那些依循主流民意所訂定的政策影響者不多,對選情沒甚麼加分。

民進黨政府認定其所訂定的政策都是有利於國家社會,只是個人利益受損的人也不少,他們想扳倒民進黨政府,不擇手段去影響選舉,出現了「賭盤效應」,就像簽賭的人為了贏得賭金,想盡辦法影響選舉一樣,只是賭場可抓,這些損失利益的選民卻動不了。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10/26(自由時報)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