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冰冰到柯媽媽的惡毒之嘴 ◎ 謝建平 【六都春秋】 2018-10-18

Share

2018-10-18

近日因姚文智譏諷柯文哲不敢面對辯論,批評柯是「猴子」,引來護子心切的柯媽媽一頓惡毒的嘲諷,柯媽媽以誰的學問較高要姚文智秤秤斤兩。這種高傲又目中無人的說法,完全顯現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以學歷評斷一切的思考邏輯。

坦白講,學歷高並不類等於學問好或人品好,柯媽媽以柯文哲的醫學博士學位,就能瞬間比下姚文智。殊不知學問之海浩瀚無涯,並非醫學博士就能完勝所有人。在醫學之外,理、工、農、商、文史、法政……各類別都無法同列比較高低優劣。

退一萬步來講,柯文哲當年也是重考才得償進入台大醫學系,照柯媽媽的邏輯,那些第一次就考進台大醫科的人,其能力智力豈非更勝柯文哲。

這讓我們想到1998年的白冰冰。謝長廷當年南下高雄對戰已經當了八年市長的吳敦義,當時全台沒人看好。那場選舉前,因謝長廷答應為陳進興的妻子義務辯護,導致白冰冰將喪女之痛的仇恨怨懟全部轉移到他身上,公開幫吳敦義批判「謝長廷他不是好人;謝長廷他也不是壞人……謝長廷他根本不是人」。



這則仇恨性百分百的廣告,在電視的強力放送下,激起了全台灣反彈聲浪。試想,當時如果不是謝長廷隻身犯險進入南非武官官邸與陳進興談判,讓他同意棄械投降,解除人質危機,情況會如何惡化,真是令人不敢想像。而「割稻尾」的侯友宜一如白冰冰一樣,完全無視謝長廷的勇敢付出,還針對性的醜化,這樣的人性令人下敢恭維。

白冰冰的抹黑攻擊,讓原本的同情轉變成反感,也間接幫助謝長廷在最後逆轉獲勝,這也是白冰冰的狹隘,恰巧完全與其願違的成就了謝長廷的市長之路。

柯媽媽此次的惡毒嘴臉,彷彿20年前高雄市長選舉中白冰冰的神情再現。同派系謝長廷、姚文智這對師徒似乎有著同款的命運。有時勝負不在候選人,如果常常有這種全負面的助攻對手,翻轉選盤往往會在瞬時之間。

「號稱」全台水準最高的天龍國民,面對一個頻頻閃躲又迷戀大數據的現任市長,是否該冷靜的思考。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的思維,莫非源於這麼一個只求表象學歷、没有中心思想,隨時都能妥協改變的家庭教育?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製圖:廖珮如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 1965年生於台南,世界新專三專編採科畢業,中華科技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19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為筆名撰稿。曾獲世新文學新詩首獎、散文第二名、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文學新詩獎、全國學生文學新詩獎。曾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1989年遭國防部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偵辦。後於馬祖西莒服役時遭設局以擅離職守,依「戰時軍律」敵前抗命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理副主任。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