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跟美國在同一條船上嗎?◎余杰 /六都春秋 2018-08-10

Share

2018-08-02 六都春秋

明末的張岱寫過一本名叫《夜航船》的奇書,書名來自於一個小故事:昔有一僧人,與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談濶論,僧畏懾,弮足而睡。僧人聽其語有破綻,乃曰:「請問相公,澹臺滅明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是兩個人。」僧曰:「這等堯舜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自然是一個人!」僧乃笑曰:「這等說起來,且待小僧伸伸腳。」當我聽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的演講時,也要像那名僧人那樣「伸伸腳」了。

2018年7月25日,崔天凱應邀出席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舉辦的第八屆中美民間對話並就中美關係發表講話。在中美貿易戰硝煙四起之際,他說:「我相信我們仍然在同一條船上。我們仍然生活在小小的地球村,這是我們共同的星球,除非有朝一日我們能找到辦法把人類送上火星。」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表示中美仍在同一條船上。圖片取自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崔天凱接著話鋒一轉,指責破壞中美關係和破壞國際秩序的責任在美方,美方某些人一直抱持「改變中國」的幻想和野心,「中國有自己的歷史、文化、政治和經濟體制。中國無論發生什麼變化,都是由中國漫長的歷史所決定的。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真正改變中國。改變中國不應是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任何國家對華政策目標。」



他譴責說:「那些鼓吹中美不在同一條船上,兩國應該坐不同的船,甚至會迎頭相撞的觀點缺乏事實依據,有百害而無一益。不幸的是,一些人就是想要攪亂中美關係,他們扭曲中美經貿關係的真實情況,甚至試圖在臺灣和其它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上玩火。這十分危險,我們必須對此保持高度警惕。」

儘管這篇講話充滿對美國強詞奪理的指責,但對比中國國內官媒對美國鋪天蓋地的辱罵來,崔天凱仍然以「懷柔遠人」的口吻說:中國和美國在同一條船上,應當同舟共濟。但是,中國跟美國真的在同一條船上嗎?中國真的願意滿足於在這條美國是船長的船上當一名二副嗎?當美國帶領這條船乘風破浪的時候,中國究竟在做什麽呢?

「反共主義」是美國的百年國策和基本價值

二戰之後,美國創建了戰後持續至今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向全球推廣「普世價值」——民主共和的政治模式、自由市場的經濟模式以及羅斯福所謂的「四大自由」。這就是美國打造的「挪亞方舟」,認同以上價值和願景的國家,都可以登上這艘船,享受船上的安全與保護。

崔天凱說得沒有錯,長期以來,美國確實認為它可以「改變中國」,讓中國接受普世價值。而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接受美國帶來的改變:毛時代漫長的閉關鎖國和政治運動,使得國民經濟和政治體系都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中國不得不改換軌道,虛情假意地加入「美國隊」,搭上全球化的便車。

然而,中共的做法是「卷旗不繳槍」,從未放棄共產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統治方式和國家壟斷經濟命脈的「國家資本主義」。三十年之後,美國終於發現,中國原來是「同船異夢」船員,不僅不出力讓船往前走,反倒在拉後腿、搞破壞,當然不能再讓中國與之同船。如果中國不放棄共產黨的同志和共產主義,中國永遠不是美國的朋友,只能是美國的敵人。

俄國十月革命、建立蘇聯共產政權後,「反共主義」成為美國的官方意識形態。當時的美國國務卿羅伯特·蘭辛稱蘇聯為「對各國現存社會制度的直接威脅」,向伍德羅·威爾遜總統報告說:「如果布爾什維克繼續掌握政權,我們就毫無指望。」繼蘭辛之後任國務卿的貝恩布里奇·考爾比也指出,蘇維埃政權不是基於公眾的支持,而是通過「暴力與狡詐」上臺的,是靠著「殘酷鎮壓所有反對派以繼續保持其地位的」。

這種政治制度無疑構成了對美國立憲民主制度的嚴重威脅,正如當時的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說:「莫斯科政體在一切方面都是對美國的否定。」美國朝野都一致認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與在美國占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自由民主——是彼此對立的價值體系,並威脅到資本主義制度的存在。1950年公佈的「美國國家安全的目標和計畫」中指出:「法治政府所具有的自由思想與克里姆林宮實行嚴厲寡頭統治的奴役思想之間存在根本的衝突」,而「消滅來自自由的挑戰是奴役成性的國家不可改變的目標」。

被稱為「冷戰之父」的美國國際戰略大師喬治·肯南在分析冷戰根源時指出:美蘇「衝突根源中首要的而且也是最根本的一個,當然就是布爾什維克共產黨的領導集團在意識形態上所承擔的義務。這在美國的政治經驗中,還是一個嶄新的東西。這也是美國人以前從未遇到過的一種敵對方式的表現。」換言之,美國和蘇聯的對立是不可緩和的,必將以某一方的徹底失敗為終結:「俄國保證要實現的綱領旨在使美國社會遭到損害,這種損害,在絕大多數美國人看來,甚至比單純軍事上慘敗於傳統的對手可能帶來的種種苦難還要可怕。」

File:Is this tomorrow.jpg反共的海報。

正因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被認為有如此嚴重的威脅,所以被美國朝野都將共產主義「看作是一種應當加以隔離的瘟疫」。冷戰時期美國流行的一首被稱作本土主義的小調,形象地反映了這種傾向以及美國多元文化與共產主義之間的關係:「上帝保佑美國,猶太人擁有它,天主教徒管理它,黑人喜愛它,清教徒建立它,但是,共產黨人將摧毀它。」也就是說,美國在種族、宗教信仰和文化上是寬容與多元的,但美國絕不接受共產主義成為美國價值中的一元——惟有堅持「反共」,才能確保美國的自由傳統生生不息。

共產主義跟法西斯主義是一丘之貉

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確實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沒有妥協和中間地帶。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曾把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的主張的「十條緊急措施」與希特勒的計畫做了比較。這位奧地利猶太裔學者在1944年寫道:「其中八條都被納粹執行。而且執行的激烈極端的程度,假如馬克思活著會感到非常興奮。」感謝上帝,自從《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問世以來,歷史朝著與馬克思預見的不同方向發展。資本主義沒有終結,市場經濟成了唯一運轉有效的經濟,也是唯一使得「無產階級」獲得解放和變得富有的經濟。

反之,法國經濟與財政研究所主任尼古拉·勒高撒(Nicolas Lecaussin )以個人在羅馬尼亞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馬克思是現代極權的奠基人。……共產黨人製造的災難和屠殺並非是另外一種思想的偏差或者曲解,『純潔』、『豐富』的馬克思主義的論據本質上是造成巨大災難的計畫經濟和共產極權的萌芽。」當年,他在齊奧賽斯庫統治的羅馬尼亞看到一幕幕馬克思意識形態如何「成功地」落實的場景:人民生活悲慘,物質匱乏,到處是鎮壓和專制。

「karl marx」的圖片搜尋結果《共產黨宣言》作者馬克思。

尼古拉·勒高撒指出,《共產黨宣言》的作者絲毫不掩飾對法國大革命「恐怖時代」的崇敬,認為社會主義社會和新人的誕生必須通過強迫改造來實現。在馬克思反資本主義理論影響下,窮困普遍化,這位從來沒有進過工廠勞作的人要消滅階級。最後,共產黨專制政權通過階級屠殺來嚴格地臣服於馬克思的教義:消滅地主富農、知識分子、教士以及所有被指定的「人民的敵人」。

然而,每個共產黨掌權的地方,都會有「新階級」迅速誕生,「這是一個主宰一切、排他的,比所有人『平等的還要更平等』的一個黨內官僚階層。無產階級專政轉化為共產黨專制以及這個黨的頭目的獨裁統治。」 尼古拉·勒高撒強調說,馬克思主義的罪惡在全球所有大陸都得到體現,他的意識形態得以被實施都是因為專制制度,只有專制制度才能實施馬克思主義。數億死於共產主義的人,都是馬克思激烈而明確的主張的受害者。「馬克思完全錯了,他的意識形態,只要在那裡得到執行,那裡就變成廢墟,那裡就是餓殍遍野。」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那些在共產極權制度下生活過的知識人,無不對該體制及其宗師馬克思、列寧、史達林、毛澤東等深惡痛絕;而那些不曾受過其害的西方左派,即便知道蘇聯的古拉格群島,中國的大饑荒、文革和六四屠殺,柬埔寨的種族屠殺,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卻仍然對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抱有幼稚的幻想——他們真該讀一讀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的名著《共產主義黑皮書》,該書作者指出:「共產政權的所為,已超越個人犯罪和為特定目的的小規模殺戮。為了鞏固其對權力的掌控,它們將大規模犯罪變成一項完善的政府制度。」就對人的自由和尊嚴的蔑視和殘害而言,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是一丘之貉;就持續時間之長和泛濫疆域之廣而言,前者甚至遠遠超過後者。

習近平放棄共產主義了嗎?

二零一八年,有兩件與馬克思有關的事引發世界的關注:一是習近平高調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二是中國向德國馬克思的家鄉特里爾贈送馬克思的大型銅雕。北京的做法讓西方世界徹底警醒:共產黨就是共產黨,萬變不離其宗。

習近平高調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圖片取自新華網

其實,早在延安時代,就有不少左傾的美國外交官、將軍、新聞記者和知識分子對毛澤東政權抱有一廂情願的幻想。他們認為毛澤東不是「正統」的馬克思主義者,而是中國傳統的農民起義者和儒家文士,他們認為中共並非「典型」的蘇聯式原教旨主義。因此,或許朝氣蓬勃的中共可以取代暮氣沉沉的國民黨,跟美國成為亞太地區的盟友。

二戰後期,那種認為中華蘇維埃並不是真的那麽「紅」、而且在尋求更高程度的民主的觀念,在美國在華人士圈子中流行起來。一九四二年,珍珠港事件爆發才幾個月,美國駐華使館的高級外交官戴維斯在給國務院的電報中稱中國共產黨為「農民民主黨」,另一位外交官謝思偉則撰文指出,正在追求簡單民主的中國共產黨,「在形式上和精神上更像是美國人而不是俄國人」;美國駐中國戰場最高指揮官史迪威將軍主張將美國援助中國的武器分給延安,因為共產黨的軍隊比國民黨的軍隊更有戰鬥力。幾年後,中美在朝鮮展開正面廝殺,所有對中國的幻想都如同海市蜃樓般破滅了。

如果說文革後期中美建交,既是走投無路的毛澤東主動拋出橄欖枝,也是美國面對蘇聯咄咄逼人的攻勢時不得已的權宜之計;那麽,在蘇聯解體之後中國的崛起,則讓美國斷然採取某種「反向三角形」的戰術:寧願聯合半威權、半民主的俄羅斯一起壓制中國,也不能像東郭先生那樣繼續縱容中國這頭惡狼了。

中國內部的明顯變化,也是使美國與中國「割蓆斷袍」的重要原因。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中共刻意掩飾自己共產極權主義之本質,甚至戴上自由市場經濟的面具;而習近平則毫不掩飾「中國紅」與「馬列紅」,甚至對毛澤東當年的若干做法大張旗鼓。為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發表長達70分鐘演說,稱讚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馬克思的學說「閃耀著真理的光芒」,「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等等。然後,他坦承中共得益於馬克思主義,《共產黨宣言》揭示了「人類社會最終走向共產主義的必然趨勢」。也就是說,習近平企圖承擔當年蘇俄沒有完成的使命:將赤旗插遍全世界。

這樣一個對內獨裁、對外擴張的共產政權,怎麽可能跟美國在同一艘船上呢?

*延伸閱讀:
【評論】已經稱帝的習近平會「緩稱王」嗎?
【評論】從「兵殺民」到「兵殺兵」  吳仁華《六四屠殺的內幕揭秘: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
【評論】從習近平讀莎士比亞,看中國的造神運動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新華網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