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女孩董瑤瓊被送株洲精神病院中國各地急撤習畫像 ◎VOA 2018-07-22

Share

2018年7月22日 美國之音


上海潑墨習近平畫像的湖南女孩董瑤瓊(資料照片)
上海潑墨習近平畫像的湖南女孩董瑤瓊(資料照片)

美國之音獲得的獨家消息來源說,在上海海航大廈外向習近平畫像潑墨的董瑤瓊已被送往湖南省株洲市第三醫院(當地一所精神病醫院)。

董瑤瓊母親周蓮嬌也是打工女。 7月16日從廣東趕回湖南攸縣家鄉在縣政府見到被上海警方押送的女兒。 (湖南公民行動者提供圖片)
董瑤瓊母親周蓮嬌也是打工女。7月16日從廣東趕回湖南攸縣家鄉在縣政府見到被上海警方押送的女兒。(湖南公民行動者提供圖片)

知情的公民行動者對美國之音透露說,董瑤瓊7月16日被上海警方送回老家湖南省攸縣,在當局的安排下與其母親和當天從上海趕回的弟弟董瑤龍見面,當天就前往株洲市第三醫院辦理住院手續,董母周蓮嬌在株洲住了兩晚後返回老家攸縣,董瑤瓊的18歲弟弟只住了一天又返回上海打工。

在網絡上直播的董父董建彪與畫家華湧在雲南香格里拉深夜被國保抓走後,目前處於當局嚴密監控之中,外界無法與之聯繫。



湖南的一名公民行動者表示,他於7月22日到達董瑤瓊的家鄉湖南省攸縣桃水鎮,找到了董瑤瓊的母親周蓮嬌。周蓮嬌在工作地廣東接到兒子董瑤龍的電話才得知董瑤瓊被拘捕。

董瑤瓊今年4月離婚後,其年幼兒子由前夫撫養。 (湖南公民行動者提供圖片)
董瑤瓊今年4月離婚後,其年幼兒子由前夫撫養。(湖南公民行動者提供圖片)

據介紹,周蓮嬌對看望她的公民行動者透露,當局出示的文書讓她過目後即被收走,但是她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書。周蓮嬌說,上海政府安排的專家鑑定董瑤瓊患精神病,株洲市第三醫院的鑑定結果與上海的一致,只能聽從政府安排。不過,據見到董瑤瓊母親的公民行動者介紹,周蓮嬌也表示,希望有獨立專業機構為董瑤瓊盡快重新作精神鑑定。她表示將拒絕接受如何媒體採訪。她說,情感上難以接受女兒被精神病,但她寧願相信女兒真有精神病,不相信正常人在精神病醫院被治療出精神病來,並說治療一段時間也好,等女兒出院後她再去打工。

消息來源披露,董瑤瓊今年四月辦理了離婚手續,目前5歲的兒子由前夫李凱歌撫養。據悉,李凱歌週日對湖南公民行動者表示,離婚是董瑤瓊提出的,他起初並不想離。李凱歌對公民行動者披露,上海、株洲和攸縣警方近期都找過他。李凱歌對警方表示,至少在跟董瑤瓊一起生活期間並未發現她精神方面有問題。他還表示,可能會在適當時候去探視董瑤瓊。



美國之音記者周日致電株洲市第三醫院多個病區科室查詢,對方均稱最近沒有叫董瑤瓊的人入院。上海浦東濰坊新村派出所和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表示需要在周一上班後向該局宣傳部門了解情況。

董瑤瓊7月4日清晨在Twitter上直播了潑墨習近平宣傳畫的過程,聲稱反對習近平獨裁暴政以及中共對其施加的“腦控迫害”,引發大批網民關注。當天下午警察登門將董瑤瓊從住處帶走,隨後Twitter賬號被刪除。目前董瑤瓊的Twitter賬號已經恢復,然而僅能查看6月中旬以前的部分推文,潑墨視頻和警察登門的照片以及潑墨前幾週的推文則不知所踪。

美國之音在發生潑墨事件當天看到,董瑤瓊在其推特賬戶裡的自我描述是沒有奴性,愛美國,承認她不關心政治之前是個小粉紅。

潑墨視頻直播事件發生後,廣東肇慶的習近平宣傳畫被塗上泥漿,中國和其他國家一些地方也接連出現羞辱習近平像的抗議行為藝術和要求無罪釋放董瑤瓊及其父親董建彪和藝術家華湧的聲浪。潑墨視頻直播事件發生後,廣東肇慶的習近平宣傳畫被塗上泥漿,中國和其他國家一些地方也接連出現連鎖反應,其中包括多處舉行羞辱習近平像的抗議行為藝術和要求無罪釋放董瑤瓊及其父親董建彪和藝術家華湧的聲浪。

與此同時,北京高層和中共黨媒的宣傳口徑和排版出現一系列反常現象,習近平在黨內被宣傳為至高無上的權威似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搖撼,以至於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等嫡系親信發出“定於一尊”的表態。

美國之音近日在北京、天津、黑龍江、內蒙古、貴州等地觀察了解,突出習近平個人形象的宣傳畫和以往隨處可見的與習近平思想或新生代有關的政治標語已經被緊急悄然撤下。網傳北京市順義區社會宣傳環境佈置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出通知,要求限期在全區範圍內撤下與習近平和十九大有關的政治宣傳看板和標語口號。

潑墨事件發生後,網民對於董瑤瓊所說的“腦控”爭論頗多,有人認為董瑤瓊存在精神疾病,“腦控”說法屬於妄想。眾多網民和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則認為“腦控”意為中共的洗腦教育方式。

在華湧與董建彪被國保帶走前的網絡視頻直播中,董建彪否認家族有精神病史,堅持認為董瑤瓊無罪。五十多歲的挖煤工董建彪表示,事發後曾有兩名上海警察到他打工的煤礦了解情況,指其女兒攻擊國家領導人並詢問家族精神病史,但沒有出具任何手續。董建彪表示,他十多年前迫於為學習成績優異的女兒籌集大學學費而盜竊煤礦價值三千元的銅,因此被判刑9年(服刑7年半後獲釋),讀高三的女兒因為父親入獄而輟學開始打工。

因多年堅持上訪維權而被6次關進精神病院的蘇州退伍軍人朱永健對美國之音表示,董瑤瓊跟他本人以及許多其他被送進精神病院的維權人士的情況相似,都屬於政府行為。

朱永健:是政府行為,政府不講道理的。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打110沒用。

朱永健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部隊服役。他表示,他上訪維權過程中被送精神院,遭強力捆綁並被大劑量灌服抗精神病藥物後又被送進拘留所和勞教所。他說,當局安排給他作的了精神鑑定,出獄後才看到了這份“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書”上寫著“鑑定診斷:偏執性人格障礙。刑事責任能力評定: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對於董瑤瓊事件,這位曾經是中共黨員的54歲維權老兵指出,依照法律,精神病人住院治療必須得到家屬同意,但是他本人被警方哄騙強制送進蘇州廣濟醫院(精神病院)根本沒有合法手續。

朱永健:這個按照規定要有家屬同意呀。她是否有精神病?一定要有家屬的同意。像我去年9月8號,他們就偷偷的,開始說我們給你調查,他就直接給你送精神病院了。

根據訪民反映,被關精神病院是當局打壓訪民的手段之一。山東訪民徐學玲曾兩次被送進精神病院:2008年3月徐學玲被鑑定患“癔症”,徐學玲認為自己“被精神病”堅持要討說法,結果再次送進精神病院。2016年,山東省新泰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徐學玲有期徒刑四年,法院判決書稱徐學玲向維穩人員索要財物,鎮政府迫於穩控和考核壓力給她錢。而在徐學玲獲刑前又被鑑定為“上訪過程中無精神病表現”,當地信訪辦主任和政府工作人員也表示,徐學玲“就是正常人的精神狀態”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