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察院? ◎ 陳茂雄 2018-07-12

Share

馬英九被起訴後,新任監委磨刀霍霍的向監察院申請再查「三中案」。馬英九執政時期,有好幾個案件經司法單位起訴,甚至於判刑,可是在監察院提出彈劾時,竟然沒有過關,可見監察院已經變成政治鬥爭的屠宰場,完全失去監察權的功能,馬英九任命的監察委員只是為馬英九搬開擋路的石頭而已,遇到「馬友友」的案件,就積極護航。民進黨政府補提名的監委,才會調查與馬英九有關的案件。

或許有人會認為既然有司法單位究辦,何須監察單位介入,事實上兩者有很大的區別,司法單位須依循「無罪推定」原則,更講究證據,若沒有合法的證據,就不能定罪。針對公務人員而言,若等待司法案件定讞才處理,已經耽誤太多事情,況且就算沒有違法,公務人員也有失職的問題,民主國家因而設計出針對公務人員的監察權,執行時不必證據,以投票方式的政治手段決定彈劾、糾正、糾舉等,快速補救公務人員造成的缺失。



針對司法單位已經起訴或判刑的案件,執行監察權時應該會過關才對,因為司法單位對被告起訴或判刑,應該有了犯罪的證據,不須證據的監察權沒有理由不採信,可是司法單位卻不能依據監察單位彈劾成立為理由起訴被告,因為監察單位彈劾公務人員不需要證據,純屬政治審判。只是屬「馬友友」的監委,卻放過經起訴或判刑的「馬友友」,將監察權當作捍衛「馬友友」的工具。

馬英九被起訴,代表司法單位已掌握到證據,除非法官發現證據有瑕疵,否則難以脫罪,監察單位當然可依循司法單位的調查結果來執行監察權,只是監察單位只能彈劾「馬市長」,不能彈劾「馬主席」及「馬總統」,因位監察權只能用在公務人員身上,非公務人員不適用,對總統的彈劾權也在於立法院,監察院沒有這一項權力。新任監委對「三中案」的調查,只能針對公務人員,非公務人員可以完全不理會,顯然的,監委的介入,不可能出現重大的結果。

由總統任命的政務官聽命於總統是天經地義的事,不只要聽命,還要為總統負政治責任,就算自己沒有犯錯,為了維護政權,必要時還是要掛冠。監察委員也是由總統任命的政務官,可是在任命前須經立法院同意,等同由總統及國會共同任命的政務官,代表這一項職位不是總統屬下,而是獨立行使職權的政務官,可是由「馬友友」監委的態度可看出,他們不只沒有獨立行事職權,還扮演政治打手。

受人民委託來監督公務人員的監察權應該由民意代表來執行才正確,由政務官執行相當不正常。修憲前的監察委員由省議員及直轄市議員投票產生,也就是由人民間接選舉產生,具有民意代表的身分,當然適合執行監察權,只是當年選舉監委時賄選嚴重,而且還有「公定價格」,當年的價碼是每票一千萬元,負責監督公務人員的監委自己是賄選大戶,真是荒謬。

為了解決嚴重的賄選問題,修憲時不得不改變監察院的體制。只是監委改為政務官之後,卻變成政治打手,讓人質疑監察院是否有存在的價值?已故監察委員施鐘响曾公開指責監察院應該改稱「濫察院」,當時成為轟動的新聞,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有幾分道理。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7/12(台灣時報專論)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