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反酷吏不反皇帝 ◎余杰 2018-06-22

Share
2018-06-22 民報
◎余杰

北京發起驅逐低端人口、拆除街面招牌以及「煤改氣」行動,影響數百萬人之生計,民眾怨聲載道、苦不堪言,當局卻無動於衷、我行我素。(圖/創用CC授權)

北京發起驅逐低端人口、拆除街面招牌以及「煤改氣」行動,影響數百萬人之生計,民眾怨聲載道、苦不堪言,當局卻無動於衷、我行我素。(圖/創用CC授權)

北京發起驅逐低端人口、拆除街面招牌以及「煤改氣」行動,影響數百萬人之生計,民眾怨聲載道、苦不堪言,當局卻無動於衷、我行我素。

日前,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校校友,發表了一封聯署的公開信,敦促新上任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認清形勢,領悟民意,放棄僥倖,儘快去職。敦促書指蔡奇上任三把火,為北京有史以來絕無僅有的暴政,蔡奇是北京歷史上空前絕後的酷吏。

這封公開信看似義正詞嚴,其實卻是色厲內荏。它只反酷吏,不反皇帝,將禍國殃民的政策全都算到蔡奇一人身上。換言之,只要驅逐蔡奇,帝都就能恢復昔日「坐穩了奴隸」的好時代,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派和諧,幸福美滿。公開信設置了「安全閥」,不會像為劉曉波引來殺身之禍的《零八憲章》那麼危險。自我保護的本能,當然可以理解,願意當殉道士的人,畢竟是少數。然而,打腫臉充胖子,確實就是欺騙行為。策略如果壓倒了真理,最終必然走向南轅北轍、緣木求魚。



這封公開信的起草者,像將腦袋藏進沙堆中的鴕鳥,對如此顯而易見的事實視而不見:蔡奇是誰提拔起來的呢?此前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的蔡奇,如何能完成「三級跳」成為政治局委員?當然是其主子習近平慧眼識英才。當初,習近平自己不也是跳過政治局委員的層級,直接升任政治局常委,成為名副其實的接班人?

從其履歷上看,蔡奇與習近平具有驚人的同質性:他們都在毛時代「上山下鄉」,當過多年的「知青」,都因為文革錯過正規教育,卻擁有「如真包換」的博士學位。他們都深味中國官場的厚黑學,若是臉皮不夠厚、心不夠黑,豈能升到黨國領導人的高位?

蔡奇在檯面上幹的每一件壞事,當然得到習近平的首肯。若反蔡而不反習,就不是捍衛人權和公義,而是自覺不自覺地幫助當局「變相維穩」。就如同郭文貴的海外爆料行動,在「郭七條」的框架之下(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不反習,甚至稱頌習是千年一遇的「明君」),不是造反,乃是「為主分憂」,不僅不會動搖共產黨的統治,反倒幫助共產黨收編海外原本就三心二意的反對派。

蘇聯獨裁者史達林生前換過好幾個特務頭子,每一個特務頭子都像他的襪子一樣,穿臭了就被扔掉。而司馬遷在《史記》之《酷吏列傳》中早就道出宮廷政治最大的秘密:十多個權傾一時的酷吏,如走馬燈式地「你方唱罷我登場」,巋然不動、穩如磐石的唯有「今上」一人。

有人譴責一度受漢武帝寵愛的酷吏杜周說:「君為天子決平,不循三尺法,專以人主意指為獄。獄者固如是乎?」杜周回答說:「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為律,後主所是疏為令,當時為是,何古之法乎!」可見,杜周深知,他侍奉的不是抽象的法律,而是活生生的、喜怒無常的皇帝;法律是靠不住的,皇帝的心思意念遠高於法律。

所以,每一個酷吏背後,都站著更殘酷的皇帝。皇帝一般等到酷吏幹完所有髒活、成了千夫所指的、箭靶式的人物,才將酷吏拋出來,加以清算,以平民憤,並顯示自己的明察秋毫。此時,受盡苦難的老百姓,當然會三跪九叩,高呼「皇帝聖明」。

所以,即便蔡奇垮臺,也不意味著「北京之春」就到來了。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