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在即 亞太裔競選人數創紀錄 ◎ VOA 2018-05-15

Share

2018年5月15日 美國之音


2018年5月15日,幾位國會選舉亞太裔候選人與支持者在國家記者俱樂部與媒體見面。 從左至右分別為保羅·刁,安迪·金,謝卡·那拉辛汗,大衛·閔,西洛·蒂皮涅尼,趙美心,阿魯娜·米勒,阿弗塔布·普瑞沃,高塔姆·拉格哈萬。
2018年5月15日,幾位國會選舉亞太裔候選人與支持者在國家記者俱樂部與媒體見面。從左至右分別為保羅·刁,安迪·金,謝卡·那拉辛汗,大衛·閔,西洛·蒂皮涅尼,趙美心,阿魯娜·米勒,阿弗塔布·普瑞沃,高塔姆·拉格哈萬。

今年11月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有50多位亞洲和太平洋裔參與國會選舉,人數創歷史新高。首位華裔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國會亞太裔美國人事務議員團主席趙美心(Rep. Judy Chu)表示,亞太裔將為了一致的目標而努力,“保障(政治事務上)有我們的坐席”。

中期選舉指的是美國每四年總統任期的中間舉行的選舉,是美國政治重要的風向標。國會眾議院所有435個席位和參議院的30多個席位都將舉行改選,同時還有30多個州將選出新州長。



5月15日,五位亞太裔聯邦眾議院候選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了媒體見面會。

他們是來自亞利桑那第8選區的印度裔候選人西洛·蒂皮涅尼(Hiral Tipirneni)、來自加州第45選區的韓裔候選人大衛·閔(David Min)、來自馬里蘭第6選區的印度裔候選人阿魯娜·米勒(Aruna Miller)、來自新澤西第3選區的韓裔候選人安迪·金(Andy Kim)以及來自俄亥俄的藏人和印度裔候選人阿弗塔布·普瑞沃(Aftab Pureval)。他們都是民主黨人。

這幾位候選人都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他們在演講中多次提到的一個詞是“團結”。

西洛·蒂皮涅尼說:“有保障的醫療體系、完善的教育和經濟體系,這不只是印度裔美國人的價值,也不只是亞太裔美國人的價值,而是團結整個美國的價值。” 蒂皮涅尼3歲隨父母從印度來到美國,她是一名醫生,也是癌症研究的推動者。

阿魯娜·米勒說:“不只我們亞太裔之間要團結,我們也應該團結LGBT社群、拉丁裔社群和非洲裔社群。”米勒7歲隨父母從印度移民美國,後來成為一名土木工程師。

旨在培養亞太裔政治家的亞太裔勝利基金(AAPI Victory Fund)的主席謝卡·那拉辛汗(Shekar Narasimhan)表示,美國政治選情已發生變化,新移民在選舉中扮演的坐越來越大,“有效地投資和培養(亞太裔候選人)將保證可持續的勝利。”

亞太裔不再沉默

亞太裔占美國人口約6%,比起非裔(12.6%)和拉丁裔(17.1%)而言,亞太裔是少數中的少數,以往亞太裔因為投票率較低而被視為沈默的少數派。

但在去年的大選中,亞太裔的參政熱情格外引人注目。據統計,從2012年到2016年,亞太裔選民人數增加了114萬,是前三次總統大選亞太裔選民增長的兩倍。

多數亞裔選民支持民主黨,特別是年輕選民。

此外,亞太裔社群從語言、文化和經濟水平等角度而言也是美國最多元化的一個社群。根據2016年美國政府的統計,亞裔美國人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數達到80720元,高於白人家庭的61349元,是非洲裔家庭的兩倍多。

由於復雜的歷史原因,亞太裔中的印度裔、華裔、日裔、韓裔等社群在收入和受教育水平上領先白人社群,但來自東南亞等地的移民往往在這兩項上都較落後。

《紐約時報》撰稿人傑·凱思比安·康(Jay Caspian Kang)在一篇關於亞太裔美國人身份認同的特稿中寫道,由於語言、文化和家庭背景差異巨大,不同族群的亞裔美國人之間聯繫並不緊密,“(來自主流社會的)歧視真的是把亞裔美國人聯繫起來的東西。”

傑·凱思比安·康認為,亞太裔社群的團結來自於在司法和教育等領域遇到的不公平對待。他在文章中舉例稱,1982年底特律一家汽車公司的華裔員工陳果仁(Vincent Chin)被一群暴徒毆打致死——他們把美國汽車市場的滑坡歸咎於日本人的競爭,並把陳果仁錯認成了日本人。

文章引述韓裔美國電影導演崔明慧(Christine Choy)的話說:“這件事刺激了很多人,他們表示無法再忍受下去,不能就這麼放任自流,必須有某些立法或政治要求。”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