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檔案是否全移交 府:應由前政府說明●綠委及法界認已觸法 ◎2018-03-13

Share

2018-03-13

總統府13日說,是否有其他「馬習會」文件、紀錄應依檔案法等規定列檔並移交,應由前屆政府主責者與相關人員澄清說明。圖為2015年馬習會畫面。(中央社檔案照片)

總統府13日說,是否有其他「馬習會」文件、紀錄應依檔案法等規定列檔並移交,應由前屆政府主責者與相關人員澄清說明;馬辦說,馬英九從政一向奉公守法,禁得起檢驗。民進黨立委認為,應存留公文而未存留,已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更有觸犯隱匿公文書罪之嫌。法界人士指出,兩國元首的互動與外交政策息息相關,依照台灣「檔案法」規定,都必須留存紀錄、檔案並列冊,若這些文件消失未移交,恐觸犯刑法一三八條的「毀棄、損壞、隱匿公文書罪」,最高可處五年徒刑。

總統府表示,據查,國家安全會議在西元2016年5月20日政權交接後,獲移交有關「馬習會(前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會面)」專案檔案,主要內容涵括有專案大事節略、辦理期間行政協調記錄、「馬習會」當天會議紀錄及相關國內、外輿情簡報等4部分檔案在案。檔案記述期間自前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夏立言揭露2015年10月14日「夏張會」起到「馬習會」會談結束。



總統府說,當年專案執行是前屆政府執政期間,上述期間及前後是否有其他文件、紀錄應依檔案法等規定列入檔案並移交,應由前屆政府主責者與相關人員澄清說明。

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受訪表示,馬英九當時要求,一切透過兩岸官方機制,溝通磋商相關事宜,事前事後都向國會報告,一切公開透明。如果現在政府的黨政高層、國安人士認為有「密使」或不可告人的地方,請具名並具體提證據告知民眾哪個檔案沒移交。

自由時報報導,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透過修憲刪除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習路線」對台影響將持續更長時間,但國安單位在分析習過去與台灣打交道過程,對於二○一五年的「馬習會」如何成形?雙方會前如何秘密接觸等最重要部分,相關檔案卻付之闕如,質疑馬政府有隱藏未留給下任政府。

馬英九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於新加坡與習近平進行「馬習會」,自由時報當時於十一月三日率先披露,由於事前完全排除台灣公民與國會的同意與了解,遭社會強烈質疑。

二○一六年政黨輪替,卸任的馬政府雖與要上台的蔡政府辦理交接,但黨政高層事後直言,有關「馬習會」,「精采的部分」都沒有留下。推斷馬、習兩人為了見面,另闢渠道接觸的時間恐長達兩年,但這些可能經由體制外管道進行的部分,都沒有相關檔案留給下任政府。

官員坦言,現有的「馬習會」檔案,多集中在「已經確認馬習會要在新加坡舉行」這基礎上的政府公文往返。

立院內政委員會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安排「馬習會」專案報告也透露端倪,陸委會當時說此事是「國安高層主導」,陸委會僅負責「幕僚作業」;國安局答詢時也說,是在二日晚間才接獲指示要進行安全維護的工作。曾在後段籌備期參與此事的官員回憶,在總統府內幾次會議裡,桌上所有文件都必須留下,不能帶走,當時的說法是為了防範洩密。

國安人士指出,這顯然是以馬為主的極少數決策並循秘密管道進行,很可能委由體制外的人士傳遞及接收訊息。但這類「密使模式」,並不符合民主常規。

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指出,「馬習會」形成的階段完全是黑箱作業,外界事後得知的第四次兩岸事務首長會議(廣州夏張會),也是確定要進行「馬習會」所演出的,只是個幌子。他說,原本幕僚提供給前總統馬英九的劇本是「一中各表」,馬卻脫稿演出「一中原則」,讓我方人員大為傻眼。他強調,涉外事務絕不容黑箱作業,應追究相關責任。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表示,現在的「國家機密保護法」已完整規範該如何核定、保存機密,即使總統也該遵守,怎還能再搞秘密外交?特別是針對中國,否則國人被偷偷賣掉也都不知道。

她說,台灣已是一個相當成熟、有體制的民主國家;就算需要極高度保密,我方也該存留相關紀錄,這是對人民負責的態度,即使對方翻臉不認帳,我們還有民意做為國家的後盾。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說,兩岸首長會面是何其慎重的大事,絕不可能憑空產生,先前一定會透過密使進行溝通、交換意見;只要有留下任何官方文件、附件都是公文書,如果這些該移交的公文統統都消失了,就涉及隱匿公文書罪,可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批評,這太荒謬了,政府一定要追究責任。他強調,政府要進行秘密外交,怎麼可能都沒留下任何文件、檔案、資料?要靠口頭承諾或腦海中的記憶嗎?若雙方理解不一致,要以誰的為準?不管是法律、行政或政治責任,都應追究到底。

律師周武榮認為,馬習會雖比較像是親善之旅,但馬英九若真的有隱匿文件,甚至被查出與習近平有任何內容損及台灣政權的私下協議,就算馬英九後來未送立法院備查,致使協議無效,仍可能觸犯外患罪。

不過前中興大學校長、現任興大法律系講座教授黃東熊認為,台灣刑法沒有規定若未移交檔案會觸法,因此不具刑責問題。

交通大學科法學院副院長林志潔則表示,總統也是人,也需保有隱私,不必每通電話、每個會面都得揭露,但理論上總統府應該要做總統的言行記錄。林舉美國為例說,總統幾點見誰、說了什麼,都有法律規範應該記錄並揭露,確定有沒有利益衝突。

林志潔認為,總統府應要有類似「總統職權行使法」的法律來規範總統言行,如果沒有法源依據,很難說馬英九違法,但這就是法制上的缺漏。

林志潔認為每個政務官、民意代表面見的人都應該要揭露,才能讓大眾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不過,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分析指出,台灣早在一九九九年就有檔案法,並在二○○八年進一步修正,在此法制之下,兩岸之間這麼高層級的接觸,居然沒有機密檔案保留下來,此等黑箱惡例,如果不徹底釐清,難道是要鼓勵繼任的政府可以循例複製?

鄒景雯指出,事實上,在馬習會期間,習近平特別告訴馬英九,兩岸的問題,自己談就可以,不必再透過第三者,還請馬轉告將來的接任者。結果,沒有證據顯示馬英九曾經告訴過蔡總統。後來,北京方面得到訊息,獲知新任者對於中國的資訊因此並不充分,毫不諱言對馬英九的此一心態不太諒解。

鄒景雯指出,台灣不能愈混愈回去,馬習會沒有留下機密檔案這件事,非追究到底不可。

(中央社、自由時報)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