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補選結果:泛民派只獲2議席z●挫敗敲響民主派警鐘、民主派如何痛定思痛 ◎自由時報+德國之聲中文網+BBC 2018-03-12

Share

香港立法會補選出爐 泛民派首度失利只獲2議席

2018-03-12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香港立法會補選結果出爐,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落敗,成為回歸後首次有民主派候選人於補選中落敗,最後結果泛民派與親中的建制派各得2席。

  • 泛民派姚松炎(左)「爆冷」輸給對手鄭泳舜(右)。(圖擷自香港01)泛民派姚松炎(左)「爆冷」輸給對手鄭泳舜(右)。(圖擷自香港01)

綜合媒體報導,稍早前,泛民的區諾軒和范國威各奪得香港島和新界東的直選議席,但司馬文失去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功能界別議席。補選結果是泛民在地方直選中獲得2席,建制獲得1席並同時取得功能界別的1席。

補選中,3個議席由地方選區直選產生,分別是香港島、九龍西和新界東;另一個議席由功能界別選出,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

泛民的姚松炎在九龍西地方直選中以大約2000票之差敗給建制的鄭泳舜。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偕同姚松炎,今(12)日下午於立法會召開記者會,形容三個地方直選議席輸了一個是敲起了「警鐘」,有負市民期望,會深刻檢討。但不認為姚松炎敗選等於市民支持取消議員資格。



姚松炎沒有表明會否參加立法會下一輪的補選,僅稱要先與民主派不同持份者商討。

本屆立法會於2016年9月舉行,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蕙禎;香港眾志的羅冠聰、姚松炎4名當選議員宣誓就任時,因為擅自改變誓辭和身披「港獨」宣傳物,被當局呈請法庭成功褫奪議席。

泛民透過初選推舉4人參加補選,希望奪回全部議席;建制派也協議推出4人參選搶奪。但在這次補選前,多名報名參選者被選舉主任以主張「港獨」或「民主自決」取消參選資格。

香港補選結果:挫敗敲響民主派警鐘

2018年立法會補選正式結束,民主派期望的”四席全取”,最終僅獲新界東和港島區兩個議席。補選結果令人意外,泛民主派失守九龍西直選議席,是回歸後首次在泛民對建制派單對單決對中敗選,可說是民主派一次重大的挫敗。

(德國之聲中文網)泛民主派經初選協調出四位代表參加4個DQ議席補選,結果事前被看好的姚松炎,最終在九龍西以2,400多票敗予民建聯新星鄭泳舜,連同在功能界別的建測界落選的司馬文,泛民主派只有區諾軒與范國威兩人勝出。過往泛民從未在補選中落敗。

泛民議員在隨後記者會上向支持者鞠躬道歉,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表示,是次是民主派一次重大的挫敗,承認地區補選三個議席失一席,是民主派的警鐘,必需檢討。莫強調,希望經過今次教訓,泛民主派能重新出發,可以更堅強及更團結,以打好即將到來的連場硬仗,包括國歌法立法。

失意九龍西的姚松炎,僅以2,419票之差,敗給民建聯鄭泳舜。姚松炎承認其選舉工程有不足,分析指他未獲本土派、長者和基層支持。選舉前接受德國之聲專訪的姚松炎,曾掦言補選是一場”只許勝不許敗”的絕地反擊戰。事實上,姚之選舉之路並不平坦。由2016年立法會選舉成為首名贏得功能組別建測界議席的泛民主派人士,到宣誓時被指”加料”(加入內容 ) 而被DQ取消其議席。直至在泛民初選中大勝、卻在提名期間,一度傳出會遭選舉主任二度DQ,終於在最後一刻成功”入圍”。補選結果出爐,姚松炎以輕微票數落敗鄭泳舜,再與立法會議席擦身而過。

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岳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表示,相信不少人對結果感到意外,因為選舉前普遍預測,泛民應該會贏回三席直選議席,而九龍西在過去選舉中民主派得票率都比較高,惟現在姚松炎輸了,令不少人感到意外。

有分析指姚落敗的原因是太依重社群網站、地區宣傳工作不足之故。馬岳認為姚在九龍西的選舉工程,開展的時間較短,因為他幾乎是在最後一刻才獲確認可以入圍,再加上他的知名度沒有想像中的高。馬岳指出,姚擔任議員的時間比較短,又沒有直選經驗,而本來選舉工程是需要時間去落實,相信他在擔心被DQ的陰霾下,選舉工程較難展開,這是部分原因。另外,馬岳認為姚一直打著專業形象,今次反映他在中產小區較為受落,但以基層為主的選區就輸掉大量選票。

 北京政府意識DQ是一個有效的手段”

馬岳認為是次補選不能奪回議席,最關鍵的重點是,結果反映的政治訊息,容易被詮釋為市民認為政府DQ議員沒有不對。由於泛民一直抱著的信念是市民對DQ不滿,希望透過補選選票把泛民候選人送回立法會,以顯示對北京的不満。結果沒有很大的民意反彈,相信泛民也始料不及。另外也會令北京政府意識DQ是一個有效的手段,DQ四個議席建制派又搶回兩個席位。兩個政治訊息對民主派是一個重大打擊。

馬岳表示,選舉結果反映市民對DQ不滿的人數不夠多,有的都是民主派比較固定的支持者,有部分人心灰意冷,認為做甚麼也不能扭轉政治劣勢,一些數年前投票的支持者現已意興闌珊,引伸不斷下跌的投票率,這個應該是泛民最迫切關注的重大議題。馬岳指出,未來泛民主派的路將會更艱難,而建制派卻是更激勵、磨拳擦掌,鋭意搶回剩下兩席的補選。

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後續:補選敗北的民主派如何痛定思痛

2016年10月,「港獨」派香港立法會議員當選人梁頌恆、游蕙禎被裁定其就職宣誓無效,為整場宣誓風波拉開帷幕。香港特區政府先後撤銷連同梁、遊二人在內共六人之議席,如今民主派只能「救」回其中兩席。

港府為其中四個已了結所有司法訴訟的議席安排補選,結果星期一(3月12日)清晨全數揭曉。其中最讓人意外的是,唯一一位參與補選的被撤職議員姚松炎以細微差距敗於建制派新面孔,沒能重返議會。

非建制派從來不在香港議會內佔多數,但在70人的香港立法會內,非建制派頗為在乎佔比三分之一的「關鍵少數否決權」。如今非建制派繼續以26席保住對政府議案的否決能力,但將無法抵擋建制派議員的修正案與個人法案。

泛民主派在選後記者會上鞠躬道歉。敗選之後,香港的民主派眼前的路該怎麼走?

一戰定江山?

香港資深中國事務評論員林和立對法新社說:「這對於香港民主發展來說是非常讓人沮喪的一天。北京會為征服了香港人的精神感到非常高興。」

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對BBC中文記者說:「我相信這次選舉對非建制派的最大意義,並非一兩個議席的輸贏。」

「長遠的影響是,當大家主打『DQ』(撤銷議員資格)議題,但投票率不特別高,唯一自己被DQ後再參選的姚松炎最後也輸了。這讓政府可以振振有詞的反駁民主派說『(香港)市民不關心DQ問題』,往後考慮是否DQ更多議員的時後,少了顧慮。」

這次觸動了半個香港的補選共涉及三個地方直選議席和一個「功能組別」間選議席,據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公布,直選部分臨時累計投票數字90.4萬票,投票率43%。

而搞工程學術出身的姚松炎也承認自己競選工作的不足。他在星期一回顧選舉結果的記者會上說,自己缺乏直選所需的親身接觸選民等歷練,民主陣營各黨派已全力支援了自己,如今他要為自己的失敗負起全責。

但蔡子強也對BBC中文記者說,不能光以一名參選人的成敗來論斷所有人的輸贏,「說『民主派的什麼什麼已死』這樣的結論,我覺得是太早、太草率」。

「絶對如此。」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許楨與蔡子強有一致的看法。「現在距離下一次立法會全面改選還有兩年左右,這不是一個短的時間。」

許楨博士對BBC中文記者說,香港的選舉並不成熟,政黨也不算穩定的發展平台,每一次選舉都很容易受到偶發事件影響,甚至改變了整場選舉的氛圍,其不可預測性很高。



「三角關係」

許楨形容,相比於外國選舉主要只存在政黨、政客與選民之間的互動,香港的選舉與眾不同,存在「泛民主派—北京—選民」之間的「三角關係」,而泛民陣營內部早已存在路線之爭和方向不明等情況。

「就算香港選民的基本結構不變,假設有60%選民心裏支持泛民,但最終投票結果還是要看泛民與北京的互動,要看泛民所推出的人選會否比現在的更加吸引人。」

「選舉是什麼?那不光是比拼你的意識形態、身份認同、社會政策,還有你實質上的動員、催票能力。這方面泛民本來已經不如對手,在(候選人)個人素質上的差距又不能比以前拉得更開。我會擔心未來兩年泛民的後繼能力。」

許楨還認為,這個「三角關係」的存在,讓管治香港比管治所有地方都要難——無論是議員還是官員,在這「三角關係」中都是介質,不能完全聽命於北京或香港選民任何一方,但介質本身也有其利益考量。

「今時今日,還有誰有本錢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討價還價?香港在這些環節——大灣區也好、海上絲路也好、人民幣走出去也好——能否能發揮1980至90年代那種很獨特的經貿甚至是文化方面的角色,將會決定北京——也就是習近平——用哪種態度來面對香港。」

許楨說,對於北京來說,香港最好當然是能做到「善治」,但香港的「善治」對於北京來說是次要的,要能說服北京,香港與香港人的功能要得到極致發揮,才能符合中國的利益,北京才會耗費時間和精力來完善香港的政治制度與管治素質。

「痛定思痛」

「這次補選輸掉了兩個議席,政府可以鞏固取消議員資格所營造的局面,是我們必須面對的政治現實,但不能就此覺得這是個重大挫折,是個無可挽回的損失。」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博士給出比其他人樂觀的看法。

作為長期主持民意調查活動的一位香港學者,鍾劍華注意到這次補選舉行前的一個多月裏,支持「本土意識」等的年輕一代都顯得沉默,甚至不願談論補選本身,同時也沒有一位候選人能特別代表這一代。但香港資訊流通自由,有助於彼此認識到對現實社會的共同不滿,仍有機會把政治能量積聚起來。

鍾劍華博士對BBC中文記者說:「我相信這次(補選)過後,泛民主派過去一些四分五裂的『山頭』都真會看到有需要坐在一起,擺平過去的分歧,在未來的選舉中協調得更好。這次他們在初選時踏出了第一步,而這一步不會因為選舉結果不理想而停下來。」

這次非建制派各政團在補選前為九龍西、新界東兩席舉行了跨黨派初選,雖然在姚松炎出選的九龍西選區鬧出後備方案風波,但正如他在敗選後承認,選區內所有民主黨派都給予了全力支援;在新界東出選而又當選的范國威來自泛民少壯派組織新民主同盟,也同樣獲得本土派光譜人物站台;沒有直接參與初選機制的香港島,在香港眾志黨周庭的參選資格被裁定無效後,獲邀頂上的區諾軒也獲得相同待遇。

在香港,泛民主派等非建制組織長期抱怨缺乏資源從事細緻的社區工作,不像親建制組織能給社區帶來實惠。但鍾劍華看到了一些未被利用的資源。

「自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地方上陸續出現許多年輕人的群組,甚至是一些規模很小的『關注組』,仍在積極的在地區上推動對環境、動物權益等課題的關注,反抗一些政治上不公平的做法。泛民主派如果能跟這些組織更好地結合,加上做好在大專院校內的組織工作,我覺得機會還是有的。」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