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廣場》柯P價值排序 泛綠絕不相容 ◎范姜提昂 2018-02-06

Share
2018-02-06

◎ 范姜提昂

日前,小英說柯文哲必須對「台灣價值」再做確認,而引發台灣價值討論熱潮。問題是「價值」在語意上,通常指的是值多少錢,多少用處,或多少分量。

不過,以上皆似是而非,若從「價值觀」切入,或許清楚些。譬如有人會說:依我的價值觀,朋友義氣第一,少賺十萬八千,不算甚麼!

這句話充分反映了何謂「價值」的輪廓,那就是當我們面對「必須有所抉擇」的時候,我們會如何決定?價值的本質,「對內」是一種是非對錯的內心抉擇,而這個抉擇如果獲得認可,可能會被視為可遵循的對象,那麼這個抉擇「對外」就成為有價值的典範,美國總統歐巴馬就曾高呼:「我們引以為傲,照亮全球的美國價值,不因任何恐怖攻擊而黯淡。」



換個角度說,value當名詞用,是價值,而一體的另一面,也就是價值的來源是當動詞的時候:是重視、看重、珍視、推崇或崇尚,也就是抉擇的具體動作;而既然面臨「價值是甚麼」的問題,就代表有兩種以上「難以抉擇」的選擇困境。若優先選擇AB而不選擇CD,那就可以說「我們的價值」是AB。

台灣國民最熟悉的「價值抉擇」名言,莫過於一八四九年,死於沙俄鐵騎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留給嬌妻的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詩人告訴我們,所謂「價值」的核心意義在於面臨抉擇的「價值排序」:自由第一,愛情其次,生命再其次。

客觀說,國家社會的價值有哪些,排序為何,每個人感受的或感動的或許不盡相同。十六年前,美國布希總統在中國清華大學演講,他闡述「自由」與「法治」是美國價值,並以自由女神為象徵:一手握火炬,象徵自由之光,一手捧法典,象徵法治。

但對台灣國民而言,最有感的莫過於獨立宣言所揭櫫,包括自由、民主及追求幸福的權利在內的建國理想。自由是目的,民主則是手段,而以當今台灣之困境,若論價值排序,失去主權就失去一切,主權當然排序第一!

而柯之言行,包括日前在土耳其說:「戰爭只有少數軍火商獲利」、「戰爭是沒有必要的損傷」,都證明他固守急救醫師以「保命」為唯一價值的習性,為了「保命」願意與敵國大搞「一家親」、「命運共同體」,很合邏輯,卻與泛綠使命絕不相容!

(作者為資深電子媒體工作者)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