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健保可能不再吃到飽 部分負擔研議大修●部分負擔擬改定率制 專家籲配套很重要 ◎中央社 2018-01-12

Share

健保可能不再吃到飽 部分負擔研議大修

2018/01/12健保署去年起研議修法,擬將施行23年的「定額制」改為「定率制」,醫療費用越高、負擔越重。(中央社檔案照片)健保署去年起研議修法,擬將施行23年的「定額制」改為「定率制」,醫療費用越高、負擔越重。(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2日電)台灣健保花小錢能做遍各種檢查,常遭詬病「吃到飽」。健保署去年起研議修法,擬將施行23年的「定額制」改為「定率制」,醫療費用越高、負擔越重,未來就醫費用恐喊漲。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副署長蔡淑鈴今天受訪時表示,根據現行規定,民眾到醫療院所就醫時,除了掛號費以外,還須支付新台幣50至550元不等的門、急診部分負擔,以及最高200元的藥品部分負擔,也就是所謂的「定額制」。

但實際上,依照「全民健康保險法」第43條規定,部分負擔應該是「定率制」,民眾到一般診所、門診或急診就醫時,應自行負擔診察、藥費、處置費、手術費等「醫療費用」的20%,未經轉診到大醫院門診就醫,部分負擔甚至高達30%至50%。

既然如此,現行健保為何是定額、而非定率,蔡淑鈴解釋,全民健保23年前開辦時原本是採用定率制,但因看個病貴到嚇死人被罵翻,僅實施短短1個月就宣布改採定額制,就這麼沿用至今。

不過,隨著健保日益普及,越來越多民眾沒事就愛「逛醫院」,每年都有就醫破500次的「看病王」、沒事做電腦斷層的「檢查王」、每4天驗一次血的「血檢王」,甚至很多人領了藥品卻不按時服藥,一年超過193公噸藥品進了垃圾桶,造成許多醫療浪費。

蔡淑鈴說,正因如此,醫界近年經常批評健保就像「吃到飽」,繳個幾百元就能任意做檢查,就算一次拿幾千、幾萬元的藥也只要付200元,但若馬上回歸定率制,不只醫界不敢做,民眾也吃不消。

以C肝口服新藥為例,每次療程約25萬元,還沒加上掛號、診察等費用,單單藥費就要價5萬至12.5萬元,更別說那些比C肝更花錢的疾病,還有一生都得用藥的慢性病患者,醫療費用恐怕更驚人。

蔡淑鈴指出,為了讓健保資源更具公平性、強化使用者付費,健保署去年開始研議修法,盼訂出一個可行的負擔比率,但因這一修法涉及到全台2300萬人的就醫權益,必須審慎評估、通盤考量。

不過,一旦部分負擔回歸定率制,等於每次就醫都得依照醫療費用比率計算應繳費用,手術、檢驗做得越多或是藥費越貴,就醫費用就越貴,恐衝擊重病患者以及經濟弱勢民眾。

她強調,部分負擔修法「牽一髮動全身」,未來除了調整負擔比率以外,也會討論定額制存廢、定率上限金額等相關配套,避免傷及經濟弱勢民眾和重症患者權益,等到初步草案出爐後,會再邀集各界專家開會討論,會審慎再審慎,絕不會匆忙上路。1070112

部分負擔擬改定率制 專家籲配套很重要

2018/01/12

健保署擬修法將部分負擔「定額制」改為「定率制」。專家表示,改為定率制有助減少醫療浪費,但配套很重要。圖為民眾在醫院排隊等待批價。(中央社檔案照片)健保署擬修法將部分負擔「定額制」改為「定率制」。專家表示,改為定率制有助減少醫療浪費,但配套很重要。圖為民眾在醫院排隊等待批價。(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2日電)健保署擬修法將部分負擔「定額制」改為「定率制」。專家表示,改為定率制有助減少醫療浪費,但配套很重要,例如「小病採定率,大病採定額」,並訂金額上限,確保民眾權益。



新光醫院急診醫學科主任張志華今天受訪時表示,許多人小感冒、肚子痛經常往急診跑,花新台幣1000元就能做一堆檢查,以目前定額制的部分負擔來看,確實有被「吃到飽」的疑慮。

舉例來說,民眾若因肚子痛跑醫學中心急診,除了看診的診察費以外,經常還會抽血、打止痛針、照X光、超音波,再加上留院觀察、拿藥費用,醫療費用大約5000元。

但根據現行「定額制」規定,民眾到醫學中心急診就醫,若不計掛號費,部分負擔最高550元加藥費部分負擔最高200元,醫療費用約750元;若到門診就醫部分負擔最高420元加上藥費200元,醫療費用約620元。

不過,若以目前健保法第43條的「定率制」計算部分負擔,到醫學中心急診須負擔20%醫療費用,就醫費用將從750元漲至1000元;未經轉診到醫學中心門診須負擔50%醫療費用,就醫費用將從620元漲至2500元。未來將如何修法、訂出合理的負擔比率及配套,仍有待健保署研議討論。

張志華說,他雖然支持改回定率制,讓健保回歸使用者付費,可避免民眾小病、小傷通通往大醫院跑還猛做檢查,但也應考慮急重難症患者的經濟負擔,建議「小病採定率,大病採定額」,例如醫療費用若低於某個額度採定率,高於該額度則採定額,否則一旦罹患癌症,「整個療程做完大概也破產了」。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副執行長朱顯光則分析,一旦改採定率制,恐出現兩大問題。首先,醫療費用百百種,若是每次就醫費用都不一樣,醫病恐因此吵翻天,如何讓醫療費用、明細更清楚,將成一大課題。

此外,定率的收費方式也可能讓分級醫療破功,朱顯光解釋,以往到醫學中心門診看病平均費用為420元,未來若採定率,無需多做檢查的小感冒可能只要花幾百元,恐讓輕症患者通通往大醫院跑,與分級醫療方向背道而馳。

但他也坦言,健保法43條的部分負擔規定,原本就是以「定率」為主要精神,建議健保署除了思考負擔比率如何訂定外,也應依家戶總所得訂出部分負擔的「天花板」,即一年醫療費用繳交上限,讓部分負擔「定率定額化」,有錢人多出一點、弱勢族群少出一點。

朱顯光呼籲,全民健保畢竟是社會福利的一環,不應過度強調使用者付費,若是隨便看個病就要好幾萬元,恐變成富人用得起、窮人用不起的全民健保。1070112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