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低是因為政治敏感度不足 ◎ 陳茂雄 2018-01-04

Share

跨年前民調機構公布最新蔡政府施政滿意度民調,蔡總統去年全年平均聲望僅剩三十五.%,相較前年的五十一.%大幅下跌,蔡總統解釋,是因改革付出的代價。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唐德明認為,蔡總統說民調低是改革代價,背後意思就是說台灣人民目光短淺,看不出改革的意義與價值,才會對她不滿,這種高高在上凌駕人民的態度就是傲慢,已是對蔡總統所謂「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最大反諷。

唐德明的說詞太過於武斷,到底是他不懂或是硬拗,只有他自己清楚。依他的口氣,水準高的選民會支持改革,水準低的就會反對,這是錯得離譜。依正常人的習性,碰到改革時,既得利益者絕大部分人會反對,台灣如此,其他國家也一樣。台灣與先進國家的差別是非既得利益者的態度,先進國家的國民關心公共事務,所以非既得利益者會支持改革,台灣人普遍不關心公共事務,在民調時,非既得利益者雖然會表示贊成改革,事實上扮演局外人,對既得利益者的反撲不聞不問。

民主社會人民就是國家主人,當然要關心國家大事,先進國家的公民關心公共事務,所以公投時的投票率相當高,因為公投就是國家主人對國家大事表達意見的機制,正常的國家主人當然會積極表達意見。台灣人常將「民主」掛在嘴巴,事實上只扮演自己的主人,不是國家的主人,對公共事務不關心,卻積極追求自己的直接利益。由公投的投票率就知道台灣人對公共事務的態度。

美國總統選舉時,常會提出改革的政見,既得利益者當然會反撲,可是改革的政見卻是加分多於扣分,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既得利益者只佔少數,改革雖然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抵制,卻廣受非既得利益者的支持,因而加分比扣分多。在台灣則不一樣,因為選民只關心自己的直接利益,不理會公共事務,非既得利益者扮演局外人,政局變成既得利益者與執政者的戰爭,只有扣分,沒有加分。

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不同,後者源自獨裁政權,屬利益共同體,專以政策賄選來爭取選票,因而形成很大的氣勢。民進黨建黨時從零開始,要有特殊表現才能挖到中國國民黨的政治版圖,因而必須扮演改革性的政黨,所以改革是必需的,只是要講就技巧,必須聯合多數人來改革少數特權。

執政團隊雖然包含有經驗的成員,可是整體架構還是屬新團隊,在政治敏感度方面,遠不如中國國民黨。例如在年金改革方面,依據民調的數據,將近七成的選民贊成改革,因而認定改革會加分,這種政治敏感度真的不及格。只要思考一個簡單的問題,就知道執政團隊的政治敏感度。年金改革有不少既得利益者由綠轉藍,然而應該思考有沒有選民因年金改革而由藍轉綠?幾乎一個都沒有,執政團隊只有扣分,沒有加分。

所以會有這種現象,是台灣人不關心公共事務,只留意自己的直接利益,改革時既得利益者反撲,非既得利益者雖然有不少人在民調時表達支持改革,卻扮演局外人,不可能因改革而由藍轉綠。也有不少人大聲疾呼支持改革,只是這些人本來就是綠營支持者,對擴大政治版圖的加分沒有幫助。

民進黨不能不改革,但必須結合多數既得利益者改革少數特權,蔡總統現在才覺得因改革受創,事實上在她上任前,筆者就當面向她建議一些聯合多數人改革少數特權的方案,可惜只是「狗吠火車」。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1/4(台灣時報專論)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