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廷宜(泰和)先生講「人權建國的心路歷程」@全美台灣人權協會41週年年會20171209 ◎台灣公義報攝錄+演講文字稿

Share

人權建國的心路歷程

世界人權日/王泰和(廷宜) 12/10/2017

念小學一,二年級時要走50分鐘去上學,沿途都是甘蔗園,戰戰兢兢,因中國兵抓小孩的可怕故事傳說很多;人權建國之路則是50年還走不完,經過的路途更是崎嶇不平.

念中學時,爸爸看報紙突然感慨的大笑一番,我就問他什麼好笑的?他說:一個非洲國家獨立時發布新法,其中一條是要國民有尊嚴,從獨立日開始國民都要穿褲子;他又感慨的說:人家只要學會穿褲子就可以獨立建國了,台灣人會穿褲子已經數百年了,還不知道要獨立建國.這一句話一下釘入我的心懷.



從台灣的鄉下到台北念書,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建中初一時,有一天忘了帶便當,到福利社看到有同學在吃牛肉麵也就跟著點了一碗,看起來很好吃,而肚子很餓,一大口把湯喝進去,頓時張不開嘴來,太辣了!台灣的傳統食物是清淡的很,從來沒嘗過辣的食物,這才覺醒是進到’’中國城’’了.

高一在學校走廊讀到中央日報社論在辯論國歌中’’吾黨’’由來,才發現我每天早操所唱是國民黨黨歌,從那一天起我就不再唱國歌了!有一天老師沒來,十來個同學辯論大國好或小國好,突然有一個同學”林家成’’從口袋拿出’’台灣民主國’’的’’黃虎旗’’說:這是台灣曾經建立過的國旗.大家耳目一新,1895年部分台灣人就有獨立思想了!

1968年暑假,我們服務的淡水工商管理學校的總務主任’’林中禮’’被黑頭車載走,我們的校長是彭明敏教授的姐姐,他家與我老家是世家.這給我一個警訊;台灣不是我能暢所欲言的地方.秋天,我就來美國留學了,流浪美國.

9月18日在舊金山下飛機,不知如何去搭灰狗巴士,機場人員帶我去問一位在機場的華人,看他能幫什麼忙,那個華人一句:I have no idea,就讓那位好心的機場人員錯愕了一下.這是我第一次;也是一下機就認識的”Banana”.後來是一位黑人學生幫我,帶我去巴士站坐車去UTAH的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來接我的是’’中國同學會’’的正’副會長,他們帶我去校園,我問了一兩個同學的消息,有一個來了兩年的’’外省’’同學,他們說不認識;但一位只到學校一個月的他們認識,還帶我過去;正’副會長他們互相交談都用英語,我就問他們說:你們沒有其他的共同語言嗎?我的意思是’’國語’’,那個會長就說:因為副會長是客家人,會長她是嘉義人,在美國的共同語言是英語;後來2位同學都見到了,他們說’’中國同學會’’已經被台獨霸佔了.這倒蠻有意思的.

在註冊那一天決定轉學到KANSAS STATE UNIVERSITY,從灰狗巴士站下車不知去哪裡,只記得有一個我建國中學的家教,姓黃的,在K-STATE當教授,我就拿起電話查電話號碼;姓黃的有三個,我就從第一個打起,剛好就是’’黃金來’’教授,他一聽說是台灣學生就馬上開車來接我,他把我載去王康陸的住處;他是台灣同學會的會長.那晚吃飯他們就開始洗腦….後來遇到他們夫婦,時常跟他們說在K-STATE的第一頓飯仍然沒有消化完.真是台獨的不歸路,自投羅網!

在K-STATE每年都有一個外國學生的嘉年華會,’’台灣同學會’’照例參加.那年的會長照會了一下’’中國同學會’’他們說:不參加表演.過不久卻說他們要參加,要台灣同學會不要參加;台灣同學會回說:表演節目已準備了,絕不退出;過沒幾天就每個學生都接到從CHICAGO領事館發來的恐嚇信,內容是說:每一位台灣來的學生,不可以’’地方名義’’參與國際活動.會長魏康成拿去請教學校的外國學生顧問,答覆是:不理他們,這是學校活動,他們沒權力控制.嘉年華會表演會結束後,當時的副會長黃靜枝的再簽證被拒絕,她的政治系教授就告到國務院去,她才不會被遣送回台.國民黨海外操弄學生真是可惡!馬英九就是他們的頭頭.!

1969年的暑假,我由教授介紹去WICHTA COUNTY的’’土壤力學實驗室’’工作.工作那麼好,而且實驗室只有我一個人;我就好奇的問一下:那從前的工程師去哪裡了?他回答說:因為不同黨當選就被撤職了!我好奇的問:換黨就要把他辭退了嗎?他說:你們中國以前換朝代不是要殺頭的嗎?;沒想到這個鄉下的小職員還知道中國歷史文化.阿扁很會念書,不知道他體會到中國官場文化了嗎?

1971年去NEW YORK的教育局上班又修課,第二年王康陸也來N.Y.,他組織K.Q.CLUB及球隊.我參加壘球隊及柔道的活動;柔道教練是陳南天和黃瑞明.那幾年N.Y.同鄉會會長幾乎都是K.Q.CLUB的會員,壘球隊也拿過紐約州五個隊的冠軍.佩服王康陸兄的組織力和領導能力,在WILLIAMS少棒賽和台灣陸戰隊勇敢對打的,大部分就是K.Q.CLUB和台獨聯盟的成員;舉台灣隊旗的陳南天夫人KEIKO和洪哲勝夫人兩人都被打倒,在紐約,遇上四二四黃文雄刺蔣事件,所以陳隆志及蔡同榮都上了電視台,也把台灣問題搬上美國的政壇!

1976年因為被南加州的氣候吸引而搬到L.A,開始參與’’台灣人權會’’的成立及活動,擔任’’南加州人權會’’(THRCA)的財務時,剛好發生1979年12月10日高雄人權日示威事件.洛杉磯有6顆炸彈針對在洛杉機的國民黨機構及高級台灣人,FBI定調是TIM(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所為,但又摸不清是哪些人;那時’’南加州台灣人權會’’很活躍,示威遊行及出版雜誌,並在我家設立’’台獨之聲’’,會長郭清江及副會長張倚石被法院授權FBI到他們住宅搜家,也到我上班的SCE找我訪談,後來都沒事;又因為’’台獨之聲’’是從我家播出,所以我的電話被FBI監聽了3年.

高雄事件發生後,台灣人權運動者到’’洛杉磯台北協調處’’示威,在場有人跳進他們的辦公室,張倚石太太及其他人竟打電話到協調處把電話線佔滿,讓他們沒辦法打電話報警;讓大家從容離開現場,張倚石的工作證掉了,於是被告,並從OFFICE被帶去警察局詢問,他沿路就講台灣人權給美國警察聽.後來案件就被撤銷了;有一次半夜出門貼傳單,針對國民黨機構及聯合報;在離開聯合報時被警察因我們的車沒有開燈而質問,並拿走我們的宣傳單,聯合報就告鄭健雄和我;聯合報的律師說:難得機會抓到人了,不能輕放!一位當檢察官的美國友人解釋台灣的人權問題給查辦我們兩人的檢察官聽,於是我們的案件也被撤銷了.比起台灣的檢察官,相當公正及有正義感.
.
1984年ACLU的律師PAUL HOLFMAN幫南加州人權會,告上MONTREY PARK以及警長,因為MONTREY PARK警察局全程錄音錄影拍照,那次示威是為了許曹德及陳永全的獨立事件,(5/19/1984)判決同意書明文規定是:美國政府機構不可提供各國政府美國公民的活動及個人資料.因MONTREY PARK警長成立資訊公司與台北縣警察局交換訓練資料的契約,這個蒙面事件上了第七台電視,台灣人權問題浮上美國社會,!

‘’台獨之聲’’是1980年初,高雄事件後,在SAN DIEGO李瑞木住家舉辦的’’南加州台獨聯盟支部會’’決定要成立,剛好許世楷教授從日本休假一年來柑縣,就邀請盧千惠小姐用非常標準’優美的台灣話播出;我寫5分鐘的稿給她修改播出;要寫5分鐘的播音稿,須花一個禮拜的時間收集資料’整理講稿.那時還在S.C.E上班,小女兒又生病開刀,我就得了胃潰瘍;後來是邱勝宗接去負責.很感謝這位建中六年得好同學;在每次播音後都會保留30秒讓聽眾留言,其中有喊讚的’有喊打的’也有謾罵的…還有一位同鄉一直要求與播音員見面,因為千惠的聲音太優美了,後來才知道他是許丕龍,還是蔡英文的姊夫,真是個巧合.



1992年因生母病重’昏迷,到協調處申請簽證回台,幾次都被拒絕.當時的國代好友蔡明憲也陪同我去;協調處要我拿老母的醫療證明,還是不准,失望之餘.突然有一天接到協調處的電話要我去辦簽證,當時辦事處說:有人替我寫封信.直到黃根深教授搬到加州退休後,才知道是他寫信給EDWARD KENNEDY及STEVEN SOLAZ的,他們兩位都寫信給台灣外交部,關心我的回本國的簽證才讓我回台.今年張燦洪秘書GRACE在國史館找到我的簽證資料,竟然是由國民黨黨部批准我回台;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加入過國民黨,由此可見,黨國不分.

既然可以回台探母,並就運用這個機會率’’美國人權訪問團’’回台灣,和當時所在’’台灣的婦女會’’會長(王康陸的兄嫂方惠音)合作;一下機由王康陸開記者招待會,我提出十多位在美國被拒絕回台灣的黑名單人士,都是在台灣社團有頭有面的.當時的民眾日報就用頭條新聞刊登說:國民黨政府宣傳說黑名單只有五位…是個謊言.國民黨說謊成性!

此後每過半年就組’’人權訪問團’’回台.第一次回台,張燦洪教授還被關在土城看守所,其他五位闖關的台獨人員王康陸’郭倍宏’李應元’陳婉真’陳永芳等..在李鎮源醫師奔走下,李登輝終於解除101條款,大家也才被釋放;到處去拜訪當時民間社會運動組織,例如貢寮的反核四’大林埔的汙染抗爭’花蓮原住民的環保抗爭’林國華的農民運動’…等等;看到林國華手筋腳筋被砍斷而殘廢,目屎就要流出來;到處探訪及了解台灣社會運動’社會運動組織’,發現他們無錢也無人.’’台獨聯盟’’剛回台時個個是英雄,1992,93,94年的選舉候選人都要拿’’台獨聯盟’’的旗幟才會當選;’’台獨聯盟’’的主將都沒有出來競選.原來是被’’新潮流’’設計說服他們做社會運動比較清高,讓他們不要參加選舉;等到他們了解在台灣的社會沒有一官半職是不受尊重的,等到他們想要出來競選時已經過了台獨的高峰期;當年不拿台獨的旗子選不上,後來把台獨打成票房毒藥….國民黨和新潮流就這樣把台獨聯盟打垮了,請不要忽視國民黨的反撲力道,尤其現在有中國共產黨的撐腰支援. 從前我們要對付是國民黨,現在是加上了共產黨,’’人權建國’’工作更困難…

‘’司法改革’’,是台灣人最期待的,若照現在蔡英文政府的司法改革進度,不知道還要多久?國民黨能以中國傳統的政治文化控制司法;幾年前能把陳水扁打入黑牢,若現在不特赦,做司法改革,也有可能8年後蔡英文也會受到司法追殺而入獄;這不是危言聳聽….

‘’正名制憲’’-若不在這四年內完成,人民對民進黨的期待會反彈,當年陳水扁雖是因為國會只有三分之一席次而動彈不得,現在已經完全執政還在等什麼?難道要等到國共合作,把台灣選舉翻盤嗎?假若民進黨有魄力,可能在我有生之年看到’’正名制憲建國’’,但是以現在台灣人的民主素養以及民進黨的態度,台灣要有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權法治國家,可能還要等一代人;大部分在座的人都看不到了!最期望有一天不需要台灣人權會.台灣沒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司法制度’台灣沒有陪審制’台灣不能參加聯合國’..等等是不是人權問題?以人權做前提無往不利,但是台灣的人權建國還遙遙無期,人權建國這條路大家還要繼續走下去!各位鄉親共同打拼!!!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