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非藍即綠?非綠即紅?不知彼,焉能言勝!◎ 風傳媒 2017-11-11

台灣青年世代對中國欠缺了解。圖為川普訪中,習近平在紫禁城內設宴款待,並安排京劇演出。(美聯社)

台灣青年世代對中國欠缺了解。圖為川普訪中,習近平在紫禁城內設宴款待,並安排京劇演出。(美聯社)

趁著天氣還暖和,到中南部幾個地方去轉了一大圈,也順便參與幾個青年小團體的對話活動,得到些頗為有趣的感觸。謹藉此文跟大家交換一下心得。

習近平這個中國總書記是人民選出來的嗎?

我個人長期以來都主張說,台灣做為一個國家,距離正常化還有很長一段路程。而且,只要各自對「國家」概念所認同仍存在不同解釋和意象,要認真討論「國家團結」其實還是很困難的。

這次南部行在某次對談聚會中,某一大三學生提出一個很典型的疑問句:

「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全國黨代表選出來的全國總書記,那麼,請問,那些具有投票權的全國黨代表又是怎麼選出來的?」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AP)
中共如何選出黨代表?台灣連大學教授都搞不清楚。圖為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AP)

「拒絕統一」和「獨立建國」根本是雞同鴨講

還有在另一場對話聚會中,剛開始在場三十幾位青年朋友都還能理性抒發自己的政治認同,但話題一旦被引進「國家認同」的深水區,現場氛圍立刻顯得緊張起來。各自的發言也都不由自主的劍走偏鋒,連主持人都沒能把持住而自行跳進去參與激辯。我只好睜大眼睛也張大耳朵而保持靜默的傾聽著。全場大概只剩我一老人還能理性分辨「幾方意見」的搶答與激昂陳述。幾方意見,請注意我用的這詞。因為,當時已不是兩種論調的對立,而是多元表達的混亂局面。



依我看,要認真歸類,全場都是「拒統」份子。只是對於拒絕統一的理由雖然都認定是中共的不民主和殘害人權為前提,但一涉及台灣當前處境及應對之道時,都又變得很堅持己見。最溫和的意見是「只要不跟中國統一,不管什麼黨派就支持」,可是他們會附帶一個很清楚的前提:民主人權;那麼,最激進的意見自應屬於自稱「建國派」的憤青們,堅決主張一定要跟中國切得乾乾淨淨,否則一定會被中國污染帶衰。他們最喜歡舉香港當例子而完全認定中共萬萬不可信。

我並沒有被要求選邊站,也許因為我已不屬於青年族群了,所以我的立場已無足輕重。這樣一想,連自己都不免有一絲絲失落感!一笑!

憲法明定「中國共產黨是國家唯一執政黨」

再有一次讓我吃驚的是,有某位研究生舉手發問:「為什麼中國共產黨能夠長期統治中國?習近平這國家領導人的身分有得到中國人民行使同意權嗎?」

發問者就讀的是號稱最激進的「台文系所」,可是她當時並不瞭解中國憲法是明文規定「中國共產黨是國家唯一執政黨」的。她對我的說法很狐疑,我當場即翻出一個中共政府官網的「憲法制度」網址傳給在場每位年輕人的手機,請他們即時打開看,果然上面出現的畫面就是:

一、憲法對中國政治制度的主要規定

(一)中國政治的主要原則

1、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唯一執政黨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

  中國共產黨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仍然是中國人民的領導者。

我對年輕仔們解釋說:依據憲法,中共統治中國有其法源基礎,你無法去挑戰她,除非修憲或人民發動革命。這應該能說明中共任何領導人都必須將維護共產黨領導地位列為第一優先考量位階;也同時說明,何以其對國內的「維穩預算經費」竟然會高於抵禦外侮侵略國家的「國防預算」。說白了,就是「黨」高於「國」的「黨國體制」的具體表徵。沒了「共產黨」,「國家」也就亡了!我們若回顧2000年國民黨大選輸掉時,有多少國民黨員都呼天搶地說「國家亡了」,這就叫「黨國制式思維」,國民黨曾經如此,共產黨現在還是如此。黨的最高領導人當然就是國家最高主宰者,總書記必然大於國家主席(或同一人兼任),總理只是政策執行者而已。回溯習近平在十九大前兩年即先行啟動「黨是最高領導」的全民教育,諄諄告誡人民要「一切服從黨的領導」,不單是軍隊、學校都要「姓黨」,甚至到中央電視台巡視也照樣昭告:中國媒體全都「姓黨」,而且所到之處都在高調宣揚對「黨」服從領導。為什麼?

當時各方解讀都集中於習近平正在朝著集權化更進一步聚攏的啟示,或是說,習其實是在大量借用整個「黨」的正當性,來排除反對勢力對他個人威權的質疑與挑戰。而這股反對勢力,除了來自他積極打貪反腐的江胡人馬勢力,當前更具威脅的,則是來自當初為他背書合力拱他上位的太子黨們。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習近平(AP)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習近平(AP)

共產黨就跟國民黨一樣,也是「滷肉咖」嗎?

平心說,要跟年輕人聊這一堂課,並不容易。主要是他們對中共的黨國體制太過陌生,而且還有不少人都誤以為共產黨就跟國民黨一樣也是「滷肉咖」看待。所以他們也會問到「中國人民何以會甘願生活在極權統治之下?」「中國人為何不敢起來反抗黨國體制?」等等。可能有人會認為這些都是很幼稚的問題,其實不然。年輕人之所以不懂中共是因為找不到可讀性較高的實用教材,也很少有人勇於去為年輕人們開設這樣的實用課程。但,我認為,這還不算是太嚴重的大事,他們對台灣民主發展歷程的模糊認知,乃至許多已被誤導或有意編織的史實,才是真正的頭等大事。

比如只會跟著窮喊要轉型正義,卻無視於轉型正義的所有故事裡的那種「無所不在的恐懼感」。儘管今天的台灣,已進化到小英在當選之夜所說過「沒有人要為自己的信仰道歉」的「免於恐懼」的生活情境;而,「無所不在的恐懼感」卻正是當前在中國那十幾億人民所揮之不去的夢魘!就像當年發生在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一般,任何人說消失就消失了,莫說是所謂的「維權律師」或「宗教信仰者」等等的「異議份子」,即令是勾結黨國權貴已富到流油的「成功商人」,也照樣可以一夜失蹤,李明哲和郭文貴也者,不就是活生生的最佳的範例?

這次川普訪中,美中雙方企業在人民大會堂簽定總值90億美元(約新台幣2734億元)的19項合約。中國新任副總理汪洋當場表示,這些協議只是「暖身」,隔天雙方在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觀禮下,將簽署包括天然氣和黃豆在內的更大手筆合約。第二天,美中兩國就又簽下高達2535億美元(約合新台幣7.6兆元)的商業合約。這樣的雙邊貿易金額,究竟能對台灣人民具有何等重要意義?有誰在認真思考嗎?

中國念茲在茲的無非是在想著自己的GDP何時能夠才能夠達到美國二倍四倍時的情境?這是一種爭霸世界的強烈企圖心。台灣人,特別是新世代們豈能繼續守著「小確幸」而完全忽視中國已經強勢崛起的現實威脅?然而,一個靠黨統治主宰的國家,不民主反人權的政權,我們可能期待其「終將崩潰」嗎?或許,他也可能形成「崩而不潰」或是「潰而不崩」呢?

這是緊鄰而居的台灣人民不可不嚴肅面對的超級重要課題。果真中國超越美國而成為世界最大霸主,新世代究有幾人正在認真想像這些情境?

川習會、川普、習近平、中美關係、川普訪中、川普亞洲行。
川普到中國國是訪問,雙方簽署2535億美元大單。(美聯社)

各地NGO組織能承載青年教育使命嗎?

本文所想陳述的,無非是要反映關於台灣青年的政治教育,其對兩岸政治社會之真實景況的了解和認知,很明顯是嚴重匱乏而貧血的。這種青年教育,我們簡直不可能寄望民、國兩個政黨去補實,因為政黨和政治團體的政治教育都一定會附帶其內聚的意識形態,而呈現出來有所選擇的偏頗的教育內容。即使我們的學術界,除去學店式的教育場域之外,也一樣仍還遺留著黨國體制的陰魂繼續纏繞著。更何況,基於血緣而攀引的所謂「中國強勢崛起」的虛幻「中國夢」,刻正強力呼喚著龐大無良的「人民幣西瓜群」!

那麼,各地正方興未艾的NGO組織等公民團體,能否指望其承載得起此一重大使命呢?請大家來告訴我吧!

*作者《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黃美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