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看台〉時代變了嗎?◎  廖清山 2017-11-07

Share

★性,侵

性,很美,也可能很醜。

之所以美,因為父母在愛中有性,終於有了少孩。等孩子長大,漸漸成人,遇見一個摯愛的對象,兩人決定步入婚姻殿堂,於是親朋好友祝福他們早生貴子,子孫滿堂。兩人在愛中有性,那時,他們感到幸福滿足,一切都是那麽的美好。假如得知竟是「入門喜」了,長輩眼睛可能馬上閃爍淚花,喜不自勝。因為這是傳宗接代,生命的延續。美,美極了!

然而一旦有人出格,譬如重婚,強暴,甚至賣淫嫖娼,把性變成奇怪的東西,讓別人無法直視,不敢碰觸。那樣的性,你會覺得有多醜就有多醜,避之唯恐不及。

當然,這種出格的事,有時是「制度」的設定,有時因為風俗的容許。外人覺得荒唐,當事人却不覺得有何不妥。



譬如過去皇帝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尋常人家男人的三妻四妾。他們不知道在某種意義上,對女性是一種殘酷的凌虐;而據說,西藏有一女多夫,兄弟共妻的風俗。在這種家庭,對男人固然不公平,女人要做到雨露均沾,顯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後來法律開始約束人們恪守一夫一妻的婚俗,但想出格的人還是會出格。特別是聲色場所、演藝圈,在那裡出入的某些人,要求他們安分守己,簡直比登天還難。

幾個禮拜前,「紐約時報」爆出好萊塢製片人哈維‧溫斯坦近30年來劣跡斑斑的性騷擾惡習開始,目前已有100多名女性指稱曾遭到溫斯坦性騷擾。受害者包括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與性感女星安琪琳娜裘莉。鬧得滿城風雨,全球皆知。

其實這種醜聞,所在都有。

五十多年前,香港影星「小野貓」鍾情在《桃花江》爆紅不久,做了一次台灣行。當時發生宛若羅生門的「綁架事件」,知名漫畫家牛哥(李費蒙)更牽涉其中。一趟烏來行,女方明稱綁架,男方暗喻同遊,張力之強,連續攻陷版面有限的報紙數週。

在事件報導中,報紙連帶提到鍾情的老闆製片人張善琨的私生活,轟動一時。

報紙說,張善琨知人善用,先後捧紅了白光、李麗華、陳厚和鍾情等明星,導演方面知名的有屠光啟、易文、王天林、姜南和卜萬蒼等。

而他最大的興趣,便是「收集」女人。他有一本小筆記本,上面登載和他來往的上千女人名字,後面附上「一」、「正」等符號。根據記者的解讀,「一」是上床一次,「正」是五次。有些名字後面竟有不少「正」。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但多少還是讓人懷疑影藝人員的生活態度,不是那麼嚴謹。

溫斯坦被爆後,溫斯坦公司宣布將他開除;電影藝術學院也將其除名,美國製片人工會啟動了開除程序;洛杉磯、紐約市和倫敦三地的警方,先前都已對溫斯坦涉嫌在當地發生的性侵重新展開調查。他本人到亞利桑納州成癮症治療中心治療外,妻子也宣稱將分手。

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不過多位專家也指出,跡象顯示,溫斯坦並不是性成癮患者,而是濫用權勢。

「性成癮症迷思」作者,新墨西哥州臨床心理醫師雷伊雷伊指出,先前出現過許多前例,都是男人因從事不當行為,偽君子面具被踢爆之後,便紛紛用所謂的「失調症」做為藉口,聲稱自己是因成癮症才會出現失控行為。他說,「其實大家都看得出來,這些男人的問題關鍵出在濫用權力。」

沒有錯,有些人明明沒有「需要」,却一味予取予求,原因只在不想讓人好過而濫用權力,做出損人不利己的事。而這種侵犯,原不僅限於性。它有可能是出於別的某些利益,甚至莫須有的理由。

於是個人受傷、團體被害、國家遭侵,甚至德州教堂一群信徒無端遭到濫殺身亡。假如被害者不挺身抗議,他人不聲援、制止,凌辱不可能自動消失,悲劇更會不停地重複。

★昨日今日

台灣教育部決議將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從高中國文推薦選文中剔除。

理由1,「台灣通史序」未完全符合原教法的立法精神,其中的「番」字,有歧視原住民族之嫌。

理由2,「台灣通史序」提及「開山撫番」、「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等語。片面美化移墾者的土地開發行為,且「番」字帶有歧視意涵。

理由3,「台灣通史序」是以漢民族為主的史觀,文章中未提到原住民受到壓迫,如同排灣族詩人莫那能曾說,「你的蓽路藍縷可能是我的顛沛流離。」

負面的評論不少,針對的全是原住民(「番」)嚴重被歧視,言者亟欲去之而後快。讓少數想保留的人,欲辯乏力。

但為了呈現漢人到台、「一府二鹿三艋舺」的台灣史脈絡(可能怕被譏「去中國化」),同時又可培養鄉土意識和在地情懷連結,最後決定以「探索鹿港從繁榮到衰落的變遷歷史」的「鹿港乘桴記」取代。

消息傳出,連橫後人連勝文出面痛批,拿現今的標準去評斷數百年前現狀,「豈不是莫須有的罪名?」他直言,若蔡英文政府要去中國化,就正大光明一點,不須遮遮掩掩。

連勝文腦筋不好,到美國留學時,只會參加《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對,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不念書,又不想花時間觀察美國社會,怪不得對於社會變動,茫然無知。

原來美國黑人,一開始被稱為Colored(有色人種),後來突然變成Negro(黑鬼,更不屑的就直喊Nigger)。因為黑人對這種稱呼感到不舒服,公開要求叫他們Black(黑人)。更後來,新一代社會運動家說,稱呼African American(非裔美國人)才是尊重他們,美國社會也欣然接受。

這一下,問題來了。過去許多名著雖然號稱替黑人發聲,但在稱謂方面犯了大忌。

怎麼辦?想修改,玆事體大,牽一髮而動全身。乾脆禁掉算了!



一本哈珀•李(Harper Lee)著作的《殺死一隻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借20世紀美國黑人受到強姦誣告一事,揭露種族主義之惡。出版50年來,早已貴為美國當代文學經典。但書中的舊時代人物口出「nigger」(黑鬼)達58次之多,此乃美國頭號敏感詞。說出來,寫出來,就犯了種族問題之政治正確上的大忌,結果成為禁書。

美國向來標榜自己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受制於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言論自由的條例,美國政府也沒有禁書的權力。但美國圖書館協會(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簡稱ALA) 都會在每年9月最後一週舉辦「禁書週」活動。他們根據上一年美國各地書店和圖書館出現的禁止圖書上架、投訴等數據,統計出上一年中最容易被禁的圖書。這份數據中排列的被禁圖書,是由各地家長自發組織起來,向校方施壓,由選舉產生的校董事會有權根據家長投訴,自行做出將涉訴圖書下架的決定。

作為一個由清教徒建立的國家,美國曾經有著「悠久」的禁書史。後來社會多元化,禁書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門。因此,讓•雅克•盧梭的自傳《懺悔錄》、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傑羅姆•大衛•塞林格的《麥田裡的守望者》、《哈利•波特》甚至《聖經》等等,都成為禁書。

「台灣通史序」只是從「高中國文」剔除,《台灣通史》都還沒有被禁,連勝文就叫叫嚷嚷。可見這個人只是活在過去,難以在現實中生存。

選文被取代,本來就是課審委員正大光明,沒有遮遮掩掩所做的決定。連這事也要怪到蔡英文頭上,可見連勝文真是孺子不可教,沒有什麼好說的。

舊時代之「是」,可能是新時代之「非」。人要面對現實,否則現實肯定面對你。連勝文就是不懂這個道理。

 

★國民素質和水準

柯文哲參加老人共餐,因為入境隨俗,沒有一場飯前洗過手。但他一邊又感嘆,「我是外科出身的,手上都很髒,已經習慣吃飯要洗手。」——飯前沒洗手代表台灣國民素質、國民水準低落,他要大家別不服氣。

以一個首都市長短暫訪問外國,脫口說出香港是「無聊小島」,回國後又忍不住說,「香港連自由的靈魂沒有」、「新加坡是住在鳥籠裡的金絲雀」,難怪會讓在場的香港人反擊「不公平」、「太膚淺」,也勸柯文哲「從政應該要謙虛」。

另外,英國議員克雷默拜會柯文哲,當時柯文哲贈送一套杯具,克雷默回贈一枚懷錶。回答媒體是否忌諱送鐘表與「送終」諧音時,柯文哲表示,「沒關係,我再轉送給別人,不然就拿去破銅爛鐵可以賣一些錢」。這媒體也真無聊白目,贈錶竟然連想到「送終」,故意設下陷阱,出柯文哲洋相。而柯文哲的回答更是莫名其妙,懷錶突然變成「破銅爛鐵」,他想「再轉送給別人」,不然就拿去「賣一些錢」。出洋相,出得理直氣壯,面不改色,殊不知在別人眼裡,徒現他的無知可笑。

訪問日本千代田藝術中心時,獲贈一個會被磁力吸引的印章文創小物。柯文哲竟脫口說出,「這應該送給窮極無聊的人」。印章文創是藝術,他會如此排斥、貶低藝術,可見人文素養很差。

從做人、觀念到修養,柯文哲和一般人有相當大的距離。這種人竟會談國民素質和水準,令人感到很意外,更替他捏一把冷汗。

一般印象,日本人喜愛清潔,飯前便後會洗手,這都是從小養成的好習慣。原因是他們的食品當中,包括飯團、壽司、糕點等,都以手直接送進口中,不得不特別講究「衛生」。以他們過法的社會環境,一不小心,可能「病從口入」。但現實生活中,因為居住條件的限制,也非想洗就能洗,所以他們發明濕毛巾、濕紙巾,聊勝於無。至於便後洗手,男性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比其他人更喜歡,女性洗手的頻率比男性低。幾乎有五分之一的人,完全略過洗手這一步驟。

美國人普遍比較隨性,學校會教,家長也會叮嚀,但他們很少有「衛生」觀念,飯前洗手的人不多。大部分人從辦公室出來,肚子餓了,買份披薩、漢堡、薯條,直接上手,吃完把手舔兩下完事。東西掉到容器外面,講究點的台灣人就不要了,美國人很多時候撿起來接著吃,甚至有掉地下的,撿起來也照吃不誤。可能因為衛生設備齊全,氣候適中,加上食品防腐,表面上似乎少看食物中毒的例子,這倒是值得慶幸。但慢性疾病還是避免不了,這是國家衛生當局的隱憂。

據說法國人過去住高樓,取水不便,一個月難得洗一次澡,於是發明,並大量使用香水,以遮其「味」。如今條件改變,但他們飯前有洗手的習慣嗎?很令人懷疑。

澳大利亞人最大的特點則是「惜水如金」,通常洗澡不超過5分鐘。他們用水超過800升就被劃為「用水大戶」,要向議會提交用水評估表,並必須想方設法找出今後節約用水的途徑。另外,政府每天都會派出多名巡視員24小時不間斷地巡邏,如果發現有人浪費水,就會立刻進行處罰,屢犯者還會被強制斷水。在這個國家,期待每個國民飯前洗手,有點不太現實。

台灣人因為菜肴都裝在碗盤,使用筷子、湯匙而非直接以手進食,因此過去飯前比較少有洗手的習慣,這是事實。柯文哲下令,宣導老人、學生餐前洗手。假如台北,乃至台灣人能够從此改變衛生習慣,未嘗不是好事。

但看到一分報告,台灣人平均壽命79.12歲,比日本人的82.7歲低,比美國人的 77.14却高了一些。因此對於柯文哲信口開河,危言聳聽,扯什麼國民素質、國民水準低落(壽命長短與衛生有某種關聯),台灣人不必過分在意。倘若把他說的話當真,那才是妄自菲薄,對大家毫無助益。

台灣人的好與壞,不會因為一個人的胡言亂語,而有任何改變。這是可以確定的。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