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大的交友中心」挨批啦 吳叡人:救國團壟斷我們的青春 ◎民報 2017-10-24 

鍾孟軒/台北報導 2017-10-24 民報

吳叡人分享自己高中時參加救國團的經驗,體會到救國團不只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業,也是最大的交友中心。圖/鍾孟軒攝

吳叡人分享自己高中時參加救國團的經驗,體會到救國團不只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業,也是最大的交友中心。圖/鍾孟軒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24)天針對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舉行第二次聽證會,邀請當事人救國團、利害關係人國民黨以及多位專家學者發表看法。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與國民黨行管會主委李福軒兩人激辯,以自身經驗提到自己高中時,曾參加救國團青年自強活動,吳叡人說自己體會到,救國團不只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業,也是最大的交友中心,我們認識女孩子要經過「黨國」認證的管道,要唱他們認證的歌,玩他們認證的遊戲,最後還要留下他們塑造的美好記憶。

黨產會今日舉行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為隨組織聽證會,邀請專家學者與救國團與國民黨進行討論,並由專家學者輪流上台發表意見,輪到吳叡人時,僅坐在位置上拿出手機,報告準備的內容。吳叡人表示,戒嚴時期,特別是1950年黨改造以後,國民黨政權的性質,是一種列寧式的黨國體制,模仿自列寧的「革命先鋒黨」體制,也就是一個獨大或實質上唯一的政黨與國家體制相互滲透,黨國一體,但是基本上由這個政黨領導國家與政府部門,對社會進行滲透、組織、控制的威權政體。



吳叡人說,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自始就是國民黨黨國體制的一環,負責所謂「青年運動」的工作。國民黨所謂青年運動或更廣義的社會運動,不是民主國家中公民團體由下而上自發產生的社會改革運動,而是黨國體制由上而下對社會各部門進行的組織性動員,目的在控制社會,並且進一步動員出社會對政權的支持與效忠。

吳叡人指出,在戒嚴時期,只有國民黨及其外圍組織可以搞社會運動,其他人搞要殺頭的。1960年代台籍地方青年政治菁英組織「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全台被逮捕上百人,更溫和的「青年自覺運動」領導人許席圖因試圖跨校串連被逮捕發瘋,即是一例。由於,國民黨是從中國移到台灣的政權,缺乏本土社會基礎,所以社會滲透力有限,因此必須另闢蹊徑。

吳叡人表示,救國團同時具備了為外來政權建立本地青年層社會基礎,以及法西斯政權對青年層進行控制與意識型態動員的雙重特徵。從政治學的角度觀之,救國團毫無疑問是國民黨黨國體制,「KMT party-state 的政治工具。」

吳叡人最後以自身經驗描述救國團的真實經歷,1970年就讀高中時,救國團舉辦的青年自強活動,獨佔絕佳旅遊景點、路線、還有山莊,因此風靡全台高中生,而且名額甚少,一位難求。吳叡人的母親曾透過在救國團工作的親戚,為他爭取到中橫健行的名額,吳叡人自嘲自己也曾被救國團收編過,去了一趟中橫。

「救國團不只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業,也是最大的交友中心」吳叡人說,在保守年代,具有公信力的救國團辦的自強活動,成為極少數青春期的青少年可以正當地認識異性,並且一起出遊而不會被教官干預的機會。我們認識女孩子要經過「黨國」認證的管道,要唱他們認證的歌,玩他們認證的遊戲,最後還要留下他們塑造的美好記憶,救國團甚至壟斷了我們的青春。


李福軒不斷舉手想發言。圖/鍾孟軒攝

吳叡人結束發表後,李福軒大感不滿,立刻舉手發言,他質疑吳叡人提出國民黨是列寧式政黨、國民黨是唯一政黨、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並沒有證據或是文獻,李福軒甚至直接問吳叡人「中華民國的歷史上哪一個文件說中國國民黨是唯一的政黨?」,更說台灣有哪個政權不是外來,反問哪一個政權是本土政權。至於吳叡人參與救國團的經驗,李福軒也說自己是「五年級生」,為何經驗與吳叡人的不同。

「這我覺得非常遺憾」他指出,黨產會委員竟然對吳叡人的的發言都認為沒有問題,在吳完全沒有提出任何的佐證下,以個人觀感在看事情,黨產會委員竟然可以接受。李福軒表示,吳叡人沒有考慮當時為什麼要戒嚴,也沒有考慮到當時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力量在另外一邊想要併吞台灣,認為應該要把所有的狀況考慮進去,澄清自己沒有要挑戰吳叡人的意思。

吳叡人則回應,自己是以政治學、歷史現象去分析觀察,並沒有針對那個年代的作法是對還是不對,做出道德或政治上的評價,只針對當時政權的性質與之和社會的關係,提出關於政治學學理上的一些講法,吳叡人強調,從學理觀察當中,很難想像救國團跟國民黨沒有關係。


李福軒質疑吳叡人提出國民黨是列寧式政黨、國民黨是唯一政黨、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並沒有證據或是文獻。圖/鍾孟軒攝

黃美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