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看台〉 你是哪一型台獨? / 廖清山 2017-10-03

Share

「台獨」是「台灣獨立建國」的簡稱,通常是指台灣人在經歷幾百年外來勢力的霸凌統治之後,終於覺悟而有意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然而很不幸,從有人主張「台獨」開始,便陷入要不要,有沒有的爭論,永無休止。

經過多年的觀察,發現一如血型不同導致性格迥異,因為屬性不同,台灣人對台獨的看法也是千差萬別,南轅北轍。

在此將一得之愚提供給大家,當做茶餘飯後,散悶消愁。萬一有人認真看待,當做關心台灣的參考,那倒是意外的收獲,我當然會感到很安慰。

下面就把五種台獨不同的類型列出。

1.「堅定」的「A型台獨」:

一般人的認知,二次世界大戰後,廖文毅在日本成立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是台獨的濫觴。後來分裂出去的王育德「台灣青年社」,及史明的「獨立台灣會」,勢力漸漸壯大。等到「全美台獨聯盟」、「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全歐台灣獨立聯盟」、「台灣本部」五個組織統合,宣布1970年1月1日起成立「台灣獨立聯盟」,該組織終於成為台獨主流。

廖文毅時代的台獨,反抗的是阿山、中國仔(支那人);台獨聯盟時代反抗的對象,一變為國民黨白色恐怖的高壓統治。

台灣政治環境丕變,台灣人表面上和外來的中國人(外省人)可以平起平坐,却發現社會上許多角落,充滿不公不義。司法、金融、教育、宗教、交通、文化……等領域,都有特定勢力把持。於是轉型正義成為迫切的課題,所有工作,只好由台灣教授協會、台灣醫界聯盟、台灣南社、台灣中社、台灣北社等所謂獨派接手,配合政黨進行改革,但怎麼努力都不克為功。

檢討之下,發現一切問題都出在制度沒有改變,憲法、國家認同和定位都在原地打轉,根本走不出去。更重要的,聯合國絕大部分會員國並不正式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其中少數即便承認,名字也是「中華民國」)。於是這個「A型台獨」,堅決認定台獨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大家長期主張的正名、制憲依然只是海市蜃樓,鏡花水月。「A型台獨」者能不心急嗎?

2.「務實」的「B型台獨」:

1980年,施明德為了打亂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國民黨預設陷阱的佈局,在法庭公開聲稱,「台灣應該獨立,而且事實上已經獨立三十多年了,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這種說法,李登輝好像聽進去了!後來他也主張「台灣已經實質獨立」。但他又說,「神學式的討論統獨,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這才發覺,原來他有另外的擔憂,承認獨立只是怕討論統獨會激化對立。骨子裡,對台灣有沒有實質獨立,說了,等於沒說。——到底他是政客或政治家?為什麼就把話說得雲裡來霧裡去,遮遮掩掩的?

近日賴清德表示,「我是個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我們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過去、現在都同出一轍,多數人認為他是誠實的。

這種「B型台獨」,有人喚它「華獨」,有人稱為「獨台」。中國人嘲諷這是「借殼上市」,國台辦警告,「搞台獨將自食惡果」。台灣人除了會做後盾,恐怕也會期待賴清德坐而言後,起而行(「行政院」除國防、外交外,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為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務實」的看到「問題」,好像言之成理。只是有個疑問,台灣若是主權獨立國家,為什麼在自己的地方辦世大運,國名無法出現?連台灣旗也被當垃圾丟棄,台灣人何等憤慨,當官的却沒有一個人出面譴責?

3.「搖擺」的「C型台獨」:

據說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是「奧會模式」,但2016年衛福部長(當時)林奏延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發表演說,全程以英文發言,呼籲世衛組織及各國支持「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同年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宋楚瑜代表台灣出席。明明APEC在發布的相關資料中,不僅放上台灣國旗,還直接稱台灣為「Taiwan」。對比之下,宋楚瑜的記者會現場對外宣布的名稱卻是「中華台北記者會」。好像台灣涉外就得運用「奧會模式」,聽中國的話。

其實就是聽話,中國還是有意見。只要動得了手腳,「中華台北」馬上變成「中國台北」,屢試不爽。台灣高官常吃悶虧,還是忍氣吞聲。中國不羞辱白不羞辱,能霸凌就凌辱。就算台灣高官唾面自乾,對內一中各表,對外一中原則,以為可以討得歡心,起碼不致動輒得咎,但最後還是要被算帳、被摒棄。

馬英九在馬習會如何低聲下氣,討好對方。卸任後首度出訪,參加在馬六甲舉行的世界華人經濟峰會,卻遭中國打壓。峰會現場發放的資料,將馬「台灣前總統」的頭銜全部拿掉。馬最後佩戴自製名牌進場,尊嚴被嚴重踐踏。

之所以會有這種待遇,不外乎中國人認定馬英九是比陳水扁還更狡猾的台獨份子,他扛著中華民國的名號,行台獨、兩岸一邊一國之實。因為馬英九的祖父被土共崩了,家仇難報一直耿耿於懷。

中國人特別指出,民進黨是台獨,國民黨是獨台!但,獨就是獨,沒有兩樣。

由於吳敦義當上黨主席以後的言行讓中國感到疑慮和不滿,日前政協主席俞正聲警告說,「任何企圖改變九二共識、改變反對台獨政治立場的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任何變相的台獨最終也會失敗」。起碼在目前,吳敦義就有「變相台獨」之嫌。

只要中國認為你沒有利用價値,你就同他們沒有關係。台灣政府官員,誰個不被認為是「獨」?是獨,根本就不理你,就要反對、杯葛你。不得已之下,只有忍受矮化。可悲的是,中國依然繼續步步進逼,根本就不給你留活路,不承認「台灣」的存在。

這些人本來也許不想和台獨沾上,卻陰錯陽差被攤派,這真是「C型台獨」的悲哀。

4.「邪惡」的「D型台獨」:

有人以為反台獨一定可以得到好處,也許。

但「台獨剋星」黃安「有病台灣人,沒病中國人」,他的日子過得並不舒坦。尤其是他自認,「我在演藝圈沒有朋友」。豈止演藝圈?恐怕愈老愈孤獨,反正都是自找的。

中國人說啦,黃安為自身利益,開始栽贓抹獨年僅16歲的周子瑜台獨,使得島內民怨沸騰,將國共合作的八年心血付諸流水,宛如回到八年抗戰,汪精衛賣國求榮……,運用自身的社會影響力讓「大陸人」仇視台灣人,讓民族之間彼此仇視,手足相殘。——這樣的行為不知道是卧底還是漢奸,甚至無法看出他是在為日本辦事還是美國人、又或者是當年殘存的台獨人士。

原來在中國人心目中,黃安也是台獨人士。台灣人唾棄他,中國人也瞧不起他。

反年金的團體也好,到處興風作浪、殺人放火的統促黨、愛國同心會也罷,因為作惡多端,遲早會受到法律制裁。萬一真的有萬一,台灣被中國併吞,兔死狗烹,他們絕撈不到好處。回頭看看中共如何處理黑道和不上道的降將。特別是這些人在台灣長期生活,多少會染上「獨氣」,譬如講自由、民主之類。哪一天惹惱了他們,不開刀取(問)斬才怪。

靠「墨綠」起家的柯文哲,最近大剌剌的公然向中國輸誠,依照他們的指示,說出「兩岸一家親」、「兩岸是命運共同體」的鬼話(他自認是「見鬼說鬼話」)。然後在另一個場合,又說「兩岸根本是不同國家」。以為他很聰明,可以同時玩弄台灣人和中國人。省省吧!就算台灣人放過他,中國人光以「不同國家」幾個字就可以問罪,何况又駡人家是鬼?

中國人說,柯文哲的思想比深綠的台獨更危險。台獨只強調台灣獨立性,柯文哲的內心卻不一定反共,但一定反中。換句話說,他就是以否定中國五千年文化為台獨的基本思想理念。

台灣人却認為,柯愛支(那)已經是中國政府在台灣發言人,不再需要偷偷地當中國內鬼了!他的言行和白狼很合得來,一個是言語暴力、一個是行為暴力,難怪郁慕明驚喜不已。

人,真怕聰明反被聰明誤。在必要時,有些人將台獨當祭旗,以為利益滾滾而來,萬事OK。世間事,真的那麼容易嗎?

把這些人歸類「D型台獨」,好像對不起台灣人,而且他們也可能認為奇恥大辱。但現實殘酷,不想承認也得承認。

5.「無辜」的「E型台獨」:

有許多外籍配偶興沖沖的從母國到台灣生活,發現這塊土地存在着嚴重的統獨問題,但他們只想過一個安定的家庭生活,從不關心「政治」。更有許多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從小就被教育別碰政治,不要捲入是非。這些人平常就這樣過日子,倒也稱心如意,相安無事。

可是有一天因為各種原因,譬如旅遊、生意,甚至被派出差到中國,和中國人接觸,突然發現無端捲進漩渦,一時間脫不了身。

最近看到一篇《還珠格格》演員周杰的文章「忘記了過去,就意味著背叛」,他寫着,「最狂妄的還有,有個台灣演員,嘴裡總是在強調『我們國家怎麼怎麼樣』、『我們要回國了怎麼怎麼』。……有位腔調從來『特別娘』的所謂偶像演員,他專門經常挑釁地對我說:『我們來你們大陸就是出國,因為台灣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以我當初的年少氣盛,又如何能容忍象這樣露骨的分裂言論?所以經常為此跟他們發生爭執。可無奈主創部門都是他們自以為是『一國』的,所以得罪他們。」

原來「台灣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竟然是禁句(只要和中國人來往,馬上失去言論自由,遑論國家認同),台灣人吞得下去嗎?

周杰講的可是二十年前的故事,那時中國還比台灣「落後」,他們就有那種「怨氣」。如今中國已成經濟大國,十九大以後,全民姓黨,全黨姓習。在這種一言堂的地方,只要有台灣人講出一句不合他們意思的話,那就是獨,就該打該駡。最慘的,被打駡以後,雖覺莫名其妙,却也無可如何。這是另一種台灣人的悲哀。

「E型台獨」本來不該出現,但中國人對於天真無辜的台灣人,還是要讓他們坐立不安。不統就是獨,而獨,還能有好果子吃?

瞧!幾乎無台不獨。有些是自願,有些是被迫,有些甚至如何被戴上「獨」帽,猶不自知。

談完了以上各種類型的台獨,可能有些人開始把誰誰誰歸類,却發現這工作並不是那麼容易。

譬如某某人,本來在海外領導台灣獨立革命運動,却跑去當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你說,他是「A型台獨」還是「B型台獨」?

又如柯文哲,自稱墨綠,人們想當然耳把他歸為「A型台獨」;又因為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只得把他歸為「B型台獨」;世大運時,開開心心的當他的「中華台北」市長,理應是「C型台獨」;世大運期間把台灣旗當垃圾丢、台大「中國新歌聲」事件中被發現連中制台、近日指扁裝病,……有這些「效忠祖國」言行,很難不說他是「D型台獨」;台大教授時期,以政治素人的身分赴中演講,那時應算「E型台獨」吧?

其實柯文哲本來就非常複雜,他什麼都是,却又什麼都不是。

而從這些例子看,台獨類型是浮動,可以改變的。

這一點,推動台獨公投的朋友不能不注意。在公投那一天,「A型台獨」的人不會有問題;「B型台獨」、「C型台獨」事先都需要「工作」,兩者之間若有什麼不同,就在使用力道的強弱;「D型台獨」不易改變,只有設法減弱他們的聲勢;「E型台獨」是最需要努力的對象,和他們交談,一定要使用他們的語言,內容也要針對他們的的感情、生活着墨。若一味強調尊嚴、對等,恐怕不易得到共鳴。

但在關心別人之前,也許先問問你自己,你呢?——你是哪一型台獨?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