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看台〉  幾家歡樂幾家愁 ◎ 廖清山 2017-09-26

Share

★合法的福利

一則新聞標題,「公僕3年僅上7天班,爽領36萬」。

新聞內容,「台南市社會局一名年資約10年的女性前組長,3年來連請育嬰假、侍親假、特例休、產前假,段段無縫接軌。換算3年只上7天班,已依法拿到本俸、年終、國旅卡等共36萬元。」

有女同事諷刺,「精打細算、無縫接軌也太扯」;有某女性議員批評此例「技巧性佔國家便宜」,對其他同仁太不公平;更有政大勞工研究所某女副教授表示,公部門才會出現這種現象,建議政府應適度修正,規範留職停薪類別和上限,避免遭有心人士鑽漏洞。——結論,「合法但不合理!」

根據另一女同事透露,該女丈夫是身障人士、婆婆久病,如今挺孕肚又要照顧三歲孩子,不請假真的撐不下去。

若僅就前段的報導和評論而言,好像女前組長做事不地道。「技巧性佔國家便宜」,竟然僅上7天班,就爽領36萬,真不應該。但若根據後段同事透露她的背景去了解,便不由得讓人感到莫名的難過。

台灣少子化問題越來越嚴重,醫界、學界都示警。專家指出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它的長遠問題比年金改革、長照更重要。他們建議政府應宣示改善決心及找出方法,不然少子化惡化會改變台灣人口結構,不管是年金、長照或其它社會資源都可能垮掉。

面對一個「挺孕肚又要照顧三歲孩子」的人,有一個合法的管道幫忙,大家應該慶幸有這個制度存在。怎麼可以忍心苛責人家「佔國家便宜」、「鑽漏洞」?把生孩子說成「精打細算」,甚至指為「太扯」,真不知從何說起?而醫界、學界的示警,難道只是說着玩的?

該前組長丈夫是身障人士、婆婆久病,這更是社會問題。

不知這個家庭的經濟條件如何?在美國,若是生活困難,可以申請補助;甚至成年的殘疾子女,都能向「長期看護管理(MLTC)」機構申請,雇佣父母為自己的家庭護理員。反之,子女也可成為家庭護理員。

該機構接到申請後,就會派護士到家裡進行評估,確認申請者是否符合消費者自行主導個人護理計畫條件,並建議工作量、工作頻率,以及工作時間;申請通過後,看護機構就會根據工作內容和時數,給予該家庭護理員約每小時10至15元不等的薪資。

我們不敢期待所有的台灣人都會受到妥善的照顧(雖然這是理想),但不幸的人能得到援助,到底是差堪安慰的事。3年領36萬,一個月一萬,若能幫上忙,算是萬幸。但說是「爽領」,未免太超過。

上面提出負面評論的,都是女性。我就納悶,女性為何為難女性?問問自己,倘若有着同樣的遭遇,妳會怎麼辦?

不公平,大家想法改正;倘若向弱者下手,任不幸的人自生自滅,絕對算不上見義勇為。和主持正義,更沾不上邊。

★誰說了算?

張花冠參加「民雄大士爺祭」,陳明文突然搭肩靠近她說話。事後她認為「不舒服」,到嘉義縣警察局報案,控告陳明文性騷擾。

這件事,有人說是政治恩怨,有人說是利益衝突,在此無意探討兩人的是非曲直。

僅就評論性騷擾一事,注意到許多人側重檢視兩者權力關係,例如上司對下屬、老師對學生等行為是否踰矩;另外,有人以為公開場合的「搭肩」,很難被認定為性騷擾;有些人說,男人不可對女性「搭肩」,女性對男人倒可允許,男人對男人,那就可加沒有問題。

是這樣嗎?

我以前就職的地方,在洛杉磯本公司就有幾千員工,把世界各地分公司的員工合計,總數上萬。所以對於影響公司利益的行為,公司特別在意。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不喜歡看到難以化解的矛盾。

當社會最初出現性騷擾案件時,所有員工被要求上課(前後共三堂,每堂授課加討論有一小時),認識並防止性騷擾。當時的主管,大部分是男性,所以刻板的印象,好像就是男上司對女下屬才會出現性騷擾。後來漸漸明瞭,對象其實不限於此。下對上,女對男,男對男,女對女,什麼樣的「組合」都可能出現。

1996年在美國五角大樓肯尼迪女性中將的辦公室,史密斯男性少將強吻了肯尼迪中將,對她進行性騷擾,讓美國人震驚。

近日,華盛頓州西雅圖市市長埃德•默里的表弟約瑟夫•戴爾向媒體指証,默里曾在上世紀70年代對年僅13歲的他進行性侵。在戴爾之前,已有4名男子指控遭到默里性侵。被戴爾指控曝光的幾個小時後,默里宣布辭職。

至於女教師性侵未成年男學生的事件,更是層出不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根據幾年前美國司法部的《全國犯罪受害調查報告》,女性進行性騷擾的案件逐年增加。1991年,一共有647名女性因強姦或其他性侵犯被判入獄;2002年,這一數字上升到1300人。研究者分析了2010年至2013年的數據後發現,在涉及到男性受害者的性侵事件中,女性犯罪者(女對男)佔34.7%;而涉及到女性受害者的性侵事件中,女性犯罪者(女對女)佔4.2%。

至於什麼是性騷擾?

性騷擾   (sexual harassment) ,指以帶性暗示的言語或動作針對被騷擾者,強迫其配合,而引起對方的不悅,感到被騷擾,被侮辱,這種行為即謂性騷擾。其對象不限於性別,包括男性和女性(某些地區把動物都算上)。

換句話說,性挑逗或性刺激的舉動,只能在戀人之間出現。而且一旦對方感到不舒服,任可言行都要馬上停止,否則便會構成性騷擾。

至於一般人,時時牢記尊重兩字。只要對方讀不懂或誤解你表現的意思,很怕招來麻煩。

比較遺憾的,三十多年前美國已開始重視這問題,職場特別開課教育。多年過去,台灣社會還是等閒視之,對被害人的呼救,認為炒新聞,小題大作,甚至是無理取鬧,別有用心。

更可怕的,台灣社會有一種觀點,認為男孩本來對性行為就有一些好奇,被性騷擾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顯然這是錯誤的認知,因為這可能造成男孩的某種陰影,敵視社會。若不作適當的心理治療,將來難保不做出危害社會的行為。

★收回台大

台大將田徑場外借給中國廠商,舉辦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活動,由於演唱會工程關係,導致操場跑道龜裂,無法使用。且操場封閉一週,所有涉及大操場的體育課程全部無法進行。

台大學生最初在台灣大學舊體育館前方集合,攜帶大聲公、汽笛等設備,空拍機更佳。等場外人數聚集足夠時,開始進入操場抗議並占領舞台,持續在現場高呼「還我操場」、「罔顧學生為統戰」等口號。這時,突然出現黑衣人持甩棍、球棒毆打人,導致學生頭破血流,手臂骨折,嚴重受傷,整個活動也被迫提前終止。

事後查到犯案者為統促黨胡大剛,警方也發現,胡等人搭乘離去的奧迪A8轎車,是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次子張瑋名下所有,還有人指證張瑋就在現場。張安樂本人也公開嗆聲,說胡大剛打學生,「打得好」。

「中國新歌聲」雖是音樂選秀節目,與一般團體一樣,一向負有統戰任務。介紹台灣人,一律指稱來自中國台北。星光二班出身的歌手葉瑋庭,被迫自我介紹為來自「中國台北屏東區」的,正是該節目的前身「中國好聲音」。

由於今夏出現幾個特別的選秀節目,以小鮮肉號召的「快樂男聲」;除了小鮮肉又有星推官薛之謙炒不完新聞的「明日之子」;突出Hip-hop的「中國有嬉哈」。相較之下,「老節目」「中國新歌聲」倍感壓力。因此利用特殊關係進行城市交流,企圖扳回一城,想不到還是踢到鐵板。

活動終止以後,台大體育室發布三點聲明,針對此次活動核准欠缺周延考量與充分溝通,導致師生困擾,向師生表示歉意;體育室將嚴格監控廠商,因活動造成田徑場損壞部分,要求廠商將損壞部分修復至原狀;未來體育室將配合學校大型活動場地租借行政流程及管控機制辦理,以確保全體師生權益。

學生也出面批評,台大為了區區新台幣65萬元租借費用,犧牲學生受教權與場地使用權。更加不堪的,學校竟被改為「台北市台灣大學」,是「台大之恥」。

新台幣65萬元,這麼丁點可憐的小錢台大也會收下,實在愚不可及。若非學生的抗爭,要將損壞部分修復至原狀,那筆「租金」顯然遠遠不够(台大曾為舉辦全大運,斥資逾3,380萬修繕操場跑道)。另外要提醒的,除了大筆製作費用,你知道中國新歌聲導師每季酬勞有多少嗎?那英4000萬,周杰倫6000萬,劉歡2500萬,陳奕迅7200萬。而他們拿的都是人民幣,換成新台幣,每個人都上億,周杰倫一個人就拿兩億多,陳奕迅近三億。想一想,中國廠商不是在欺負台大嗎?或許其他還有什麼暗盤,甚至某些不可告人的利益輸送,我們不得而知,但那就更是台大之恥了。

有人說,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我們就要問了,好好的國立台灣大學為什麼被改成台北市台灣大學?當事人台大不講話,台北市政府不講話,中華統一促進黨和愛國同心會的成員又到場打學生。最可疑的,上海市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李文輝也出席活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還敢說,這是單純的音樂活動嗎?

目前台大暫時從台北市政府收回(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出現別的花樣,譬如台北市成功大學,台北市高雄醫學大學),學生受教權與場地使用權也一併收回。但類似的情形,會不會在別的地方發生?台灣人當然會繼續關切。

交流,重在顧及並增加雙方的利益。假如來往以後,台灣變沒了,學生動不動就挨打受傷,這種交流,不要也罷!

★12歲少女的天下

「美國達人秀」(America’s Got Talent) 這個選秀節目的冠軍,繼去年由一個12歲少女獲得,今年的冠軍,又是一個12歲少女。連續兩年得到輝煌成就,不由得讓人刮目相看,好像這是這年代少女的天下。

該節目的參加者,不限年齡,性別,人種。包括歌手、舞蹈家、魔術師、喜劇演員和其他表演在內的選手,皆可同台競技。其演出有許多早超越職業水準,獲勝不易。

去年榮獲第11季的第一名的葛雷絲•旺德瓦 (Grace VanderWaal),長相與歌聲酷似美國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泰勒是當代鄉村歌曲天后, 14歲開始投入 鄉村音樂的舞台, 天才洋溢, 17歲發行個人首張專輯, 紅遍全球。

據說,葛雷絲•旺德瓦3歲就開始自己創作歌曲。11歲那年,她用生日禮物拿到的錢給自己買了烏克麗麗 (Ukulele,夏威夷四弦吉他),然後大量創作、歌唱。她不斷的嘗試,試圖在迷失在人海中找尋自己,找到自己的路。終於找到自信,站到「美國達人秀」的舞台。

當被問到︰ 「你認為你會贏嗎?」 葛雷絲說︰ 「我相信奇跡, 所以是有這個可能。」結果她嬴了,帶回家 一百萬美元獎金, 並在拉斯維加斯真人秀中演唱。

今年第12季奪冠的達琪‧林恩(Darci Lynne),以腹語術搭配布偶進行精湛的演出,過五關斬六將,終於獲得榮耀。

腹語和平常談話、唱歌一樣,用聲帶發音,但其表演者必須將嘴唇的動作減到最小,使嘴巴看似完全沒有動作。從林恩的演出看來,無論她在用腹語講話或唱歌時,她的嘴巴幾乎都沒有動,完全就像是只用腹部在發聲。

達琪‧林恩本來是一個孤獨的女孩子,平時不喜與人交流。在一次教堂活動中,她第一次見識到腹語術,愛上了,也立志學習。通過腹語術,她得到不少友誼,也得到「美國達人秀」表演機會。她每一次的精采演出,顯然受到評審與觀眾的肯定,最終被票選為本季的冠軍,獨獲獎金100萬美元,並將在拉斯維加斯表演。

一般12歲的女孩子,應該都在上學,課餘與小夥伴們一起嬉戲玩耍;比較活潑的,可能還跟兄第爬樹玩。但葛雷絲•旺德瓦和達琪‧林恩已清楚的知道她們所要的生活,好或不好,對或不對,這是她們的選擇,也是她們的人生。

但人生是一種動態,只要不是靜止,前後左右都可能出現陷阱。

有許多好萊塢童星,成名後染上嗑藥與酗酒的惡習,加上童星在成長尷尬期外表不再可愛,要演大人還嫌太小,工作機會銳減,心態無法調適。因此更加依賴毒品和酒精,而毀掉事業和人生。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接受「滾石」雜誌訪問時坦言,「我小時候跟我競爭最激烈的主要對手,一個嗑藥過量死了,一個上吊了。」

成功不一定帶來快樂,更無法保証能够得到幸福。除了長輩的保護和指引,她們需要學習成長,以及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許多「成功」的人物,常常得意忘形,以為天下是我打下來的。便開始目中無人,以為沒有什麼不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但從歷史找例子,功者難成而易敗,時者難得而易失。能不慎乎?

《美國達人秀》第11季冠軍葛雷絲•旺德瓦

《美國達人秀》第12季冠軍達西‧林恩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