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床尾一家親?—中國酷愛「關門打狗」成癖! ◎ 范姜提昂/民報 2017-07-20

Share
文/范姜提昂 2017-07-20

台北市長柯文哲率團前往上海參加雙城論壇,曾以「床頭吵床尾和」的夫妻關係形容台灣與中國。圖/北市府

台北市長柯文哲率團前往上海參加雙城論壇,曾以「床頭吵床尾和」的夫妻關係形容台灣與中國。圖/北市府

無論軍事戰略,或武俠世界的打群架,都存在「關門打狗」這一狠招。以大家熟悉的武俠世界第一大幫為例,丐幫就擅長此道;當打架的場合在室內,或誘敵深入可掌控的密閉式空間,帶頭者若大喊「關門打狗」,就會有幫眾立刻關上所有的門,迫使敵人無路可走,再擺出打狗陣,圍毆痛擊。

在中共,這套戰略模型的開創者自非毛澤東莫屬,當年,把國民黨打出中國境外的毛澤東戰略就是:先取東北南端的錦州,以致國民黨東北軍團與華北軍團的聯繫被切斷,出現兩個利於「關門打狗」的形勢,再分別對東北及華北關門痛擊!

由於這個軍事經典勝利,中共建國以來就酷愛「關門打狗」成癖,此處用「癖」字並非妄言,像中國共產黨這種獨裁專制組織,凡事講究權威傳統,尤其第一代前輩,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居然奪得江山,自然會被神化,而前輩所採戰略也當然會進化,變成教條。

軍事經典勝利,中共酷愛〈關門打狗〉成癖!

毛澤東曾經用「關門打狗」戰略痛宰蔣介石,不管改用什麼名詞,關門打狗這套狠招很自然的渲染到其他領域。他們總是想方設法,誘敵深入;或鐵板一塊的堅持對中國最有利的「局」然後關門痛打!

外交上,譬如一個中國原則,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絕不讓步。中國逼迫我國只能乖乖進入這個必死局,否則一切免談。其結果很清楚,也很蠢,卻至今無可奈何,我國一再進入必死局,一再被關門痛打。

關門打狗的戰略雙核心:一在關門,門好好關緊,讓敵方無處可逃;二在圍毆痛打!所謂門關緊,內政上也用來對付中共欽定的敵人,包括民運人士。堅拒海外急救劉曉波、李明哲被失蹤,都是活生生「被關門」的顯例。

從更大的角度看,中國獨步全球的「網際網路邊界審查系統」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也是「關門打狗」戰略核心之一:「關門」的具體作為。這個關門概念雖然自古就有,但古代沒有網路科技;值得注意的是,在如何運用網路科技這一點,也正好凸顯台海兩國的價值差異。

我國接受普世價值、捍衛普世價值,並在價值取捨上,把自由民主放在最高階;中國則悍拒普世價值,2013年中共中央非正式要求「七個不要講」,第一個不要講的就是普世價值。於是,即使中國運用網路科技創造了生活上的方便,卻很明顯,中共也趁機深入生活,切實執行「關門」戰略;關起門,讓人民享受高科技好處,但中國共產黨的「欽定敵人」卻可能因此無路可走!

具體言之,當中國人昂首炫耀,不必帶現金,也不必帶卡,只要一支手機,任何時間地點都可以馬上買到任何東西時,中國共產黨已經透過同一系統,掌控所有中國人的一舉一動。這種控制在台灣,必須法律允許;中國不必,只要關門。

柯文哲〈床頭床尾一家親〉的噁心厭惡感遲遲不退!

一向以來,中國總是改變不了台灣人對中國的惡感,諸如此類,隨科技發展而與時俱進的「關門打狗」伎倆,印象中從未間斷,正是重要關鍵。更令人遺憾的是,這種以民為敵的「關門」招數,因為附帶好處而產生催眠效果。有一個電視談話節目,對談來賓是住在台灣的各國新住民。其中,幾位中國新住民就曾經一致認為:中國不需要台灣式的自由,且,中國人對現有的自由已經很滿足;雖然他們沒有投票權,但卻擁有習近平這麼優秀的國家領導人,你們台灣呢?

事實上,習近平被認為優秀,那是因為中國人根本沒有批評習近平、痛罵習近平的自由,盡是歌功頌德。不過,我們不得不承認這種蜜糖包裝的關門,有夠厲害,明明被關,卻還謝恩。

中國作家王朔在《千萬別把我當人》一書中說:「文化太可怕了,像食物一樣,不吃,死,吃了便被它塑造了。」、「其核心已編入遺傳而不必再通過教育獲得了。」

改用本文觀點:當年,毛澤東擊垮蔣介石的「關門打狗」戰略,經過各領域持續的靈活運用之結果,中國人「習慣被關門」已相當程度可以被視為「遺傳基因」;而他們「樂於被關門」的印象,也幾乎成為台灣國民心目中的「中國人」核心定義。這就是柯文哲「兩岸一家親」及「床頭床尾說」的噁心厭惡感,為何遲遲不退的原因。

Shar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