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 陳破空 /自由亞洲電台 03-24-201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新加坡前總理、建國之父李光耀以91歲高齡去世,各國表達哀悼,在新加坡和其他國家,一些官員和媒體盛讚李光耀,稱之為「偉人」、「巨人」、「英雄」等。人死為大。這類讚譽,可以理解,但也反映了我們這個時代的局限性:某個人物,只要取得了某種成就,就無視其理念和道德缺失,而受到盲目推崇。

李光耀的權力之路,是這樣展開的:先是依託自由派,李光耀得以發跡;轉而又延攬共產黨和左派陣營,李光耀一一瓦解了自由派對手;大權在握之後,李光耀又將共產黨和左派人士悉數投入監獄。同希特勒一樣,權術大師李光耀是操縱選舉的高手,在選舉中,甚至採用了類似納粹衝鋒隊的方式:競選集會上,李光耀及其同黨用聚光燈對準呼喊反對口號的人群,大量拍照和錄像,集會後則據此逐一報復,毫不留情。這等權謀、權術,在《李光耀自傳》中,描繪得淋漓盡致。

李光耀率其人民行動黨勝選後,制訂出一整套有利於執政黨而不利於反對黨的「法律」,比如:執政黨可以通過劃分、合并選區,分散反對黨優勢票源,從而保證執政黨在絕大多數選區獲取多數。這就是李光耀及其人民行動黨得以長期執政的「秘訣」。

即便到了2011年,新加坡人民對長達半個多世紀的一黨專政已經極度不滿和厭倦,決意用選票對執政黨說不的時候,年高87歲、身為內閣資政的李光耀,仍如此威脅可能不把選票投給執政黨的阿裕尼選區的選民:「阿裕尼選區的人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們有5年的時間反思自己的決定。如果選擇了反對黨,就不要指責執政黨在推出社區更新計劃時優先考慮我們自己的選區。」赤裸裸的威脅,李光耀為老不尊,扮演又一個不光彩的老小孩。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11年的選舉結果,儘管,依李光耀的「選舉規則」,執政黨仍獲得議會中87個席位中的81個,反對黨獲得6個,然而,這卻是執政黨有史以來遭受的最大挫敗:僅獲得60%的支持票,遭遇40%的反對票。遭李光耀直接威脅的阿裕尼選區,選民毅然決然地用選票淘汰了執政黨。

一個控制了全部國家資源,包括財政資源、行政資源和媒體資源的執政黨,竟遭到40%選民的公開唾棄!一旦開放黨禁、報禁,各黨平等競爭、人民公平選舉,其結果,可想而知。大可能,一夜變天!

在形形色色的讚譽之詞中,有一種讚譽,謂李光耀「務實」。李的確是徹頭徹尾的實用主義者。除了早年對國內政治派別的階段性利用、又階段性拋棄,後來更把他的實用主義發揮到國際舞台上,以至於,玩大國於股掌之上。

李光耀親自製定新加坡「國策」:國際事務中親美,因為需要美國這個民主大國來保障蕞爾小國新加坡的安全,邀請美國駐軍、尤其美國軍艦駐港;地區事務上,依附東盟,成為東盟中活躍的一員,以確保自己的國家地位;意識形態上親中,基於一黨專政的臭味相投、執政黨既得利益的一致。但遲至1990年才與中國建交,是東盟國家中,最晚的一個;在台海兩岸走鋼絲、玩平衡,政治上支持中國,軍事上則只與台灣合作--讓台灣軍方幫助訓練新加坡軍隊,即「星光計劃」。

李光耀把實用主義發揮到極至,成為利用主義,極端的利己主義,予取予求,一切為我所用。如果這也是值得大讚特贊的「務實」精神,那麼,這個世界,就只需要政客而不需要政治家了,但凡民主理念、人權價值、人道主義,都可以束之高閣了。

形似民主,實為獨裁,獨一無二的專制體制,在此基礎上,確保「社會秩序」,實現經濟繁榮,這就是所謂「新加坡模式」。李光耀死後,有華人學者贊之「提供了西方治理的替代選擇」。但「新加坡模式」,原本只有新加坡一家,並無第二家,證明該模式並不具有推廣性。惟令世界驚奇的是,擁有13億之眾的第一人口大國--中國,竟急欲把自己開設成「新加坡模式」的第二分店。

1978年11月,鄧小平訪問新加坡,成為他從政生涯中,最重要的外訪。鄧為新加坡的現代化成就所震撼,並為李光耀的威權統治所折服。李向鄧介紹了自己如何通過一黨專政、實現新加坡的經濟繁榮、讓這個城邦小國躍入亞洲「四小龍」行列,鄧對此極感興趣,心神嚮往。一個月後,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不僅從華國鋒手中奪取了大權,還確立了「經濟開放、政治封閉」的所謂「改革開放」路線,是為「新加坡模式」的雛形。

中共曾一直在山區設有專門針對東南亞的廣播,李光耀奉勸鄧小平:要與東南亞國家友好,就應該停止「輸出革命」。鄧隨後下令取消了這類廣播。

李光耀暗示中共,何必用政治罪名、應該用刑事罪名法辦異見人士,因為李在新加坡就是這麼乾的,不僅迫害異見人士,還對他們污名化。果然,鄧小平和江澤民等人,心領神會,有樣學樣,隨後就用諸如「擾亂社會秩序」、「尋釁滋事」、甚至「流氓罪」等罪名,來對付異見人士。

從鄧小平到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中共領導人都對「新加坡模式」情有獨鍾、頂禮膜拜。然而,晚年的李光耀,直指崛起的中國是世界的威脅,表示,不相信崛起的中國會像二戰後的美國那樣善待世界,因而疾呼美國「重返亞洲、制衡中國。」對此,又不知中南海諸公做何感想?

如果中國崛起為民主大國,與世界親善,如另一個美國,李光耀又何至於如此「恐中」?可見,充當了鄧小平教父的李光耀,鼓勵北京堅持一黨專政,到頭來,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李光耀誤導中國,害人害己,實在不值得高捧。

李光耀的自相矛盾隨處可見。比如,晚年李光耀對習近平的印象(其實是李對習的期待):「我覺得他應該屬於納爾遜·曼德拉級別的人物。他是感情極其穩定的人,不會讓自己的不幸或痛苦影響他的判斷力。」李的意思是,儘管習父曾受毛澤東迫害、習家曾遭文革衝擊、習本人也曾因此受苦,但習近平不會感情用事而背離毛澤東路線和一黨專政。

然而,曼德拉何許人也?一個為人民的自由而奮鬥終身的民權鬥士,超越黨派,化解仇恨,致力於實現南非的和解與民主。李光耀用習近平比曼德拉,卻期待習近平繼續充當獨裁者,究竟是矛盾、反諷、還是神經錯亂?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年3月24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03242015122446.html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