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民主政治下,從政者最安全 ◎VOA 12-17-201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張成澤

從朝鮮處決張成澤到中國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捕,都顯示了一點:在獨裁專制及威權體制下,百姓們沒有權利、飽受煎熬只是硬幣的一面,從政者的高度不安全則是另一面。

*威權體制下,從政者缺乏政治安全感*

法國大革命將國王送上了斷頭台,為消解「君權神授」的天命論開了一個頭。20世紀以來的威權統治失去「天命論」這一保護之後,無論是獲取權力還是維護統治,都高度依賴政治暴力(即對臣屬及平民的傷害能力與控制能力),其脆弱性遠遠超過前代的君王們。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現代威權統治者始終而臨兩類威脅,一是來自人民革命,這種革命不僅使他們的「王冠」落地,有時還得賠上腦袋,如曾經榮耀無比的「喀爾巴阡山的雄鷹」齊奧塞斯庫,還有曾自稱「萬王之王」的卡扎菲。另一類威脅來自內部因相互猜疑與防範而永無休止的權力鬥爭。這種黑箱作業式的政治博弈,與叢林式撕咬無異,失敗者往往身敗名裂。

就以剛發生張成澤事件的朝鮮來說,統治集團內部的大清洗非常頻繁,如果不看《自古伴君如伴虎:盤點朝鮮建國後被清洗高官》一文,中國人可能根本想不到這個社會主義小國從建國初期清洗「朝鮮甘地」曹晚植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進行大清洗。僅圍繞一場朝鮮戰爭,金日成就進行了好幾次大清洗:戰爭進行中,清洗蘇聯派首領許嘉誼;停戰時,以「未遂政變」為由清洗延安派首領朴一禹、大將方虎山;戰後,為推卸朝鮮戰爭的責任,清洗其政敵南方國內派大將李承燁。

當外部人被清洗完畢之後,就輪到金家人自個掐了。金日成駕崩,金家內部叔侄爭位,金正日成功當上繼承人,其親叔叔金英柱遭遇離奇「車禍」身亡,反對金正日接班的南日大將亦同樣死於神秘車禍。「駙馬爺」張成澤在幫助金正日清洗文成述、徐潤錫的內鬥中沒少出力,作為回報,金正日讓其做了勞動黨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但兔死狗烹,2004年金正日將張成澤驅趕出權力中心,張「消失」兩年後再度復出。金正日死後,張作為其「託孤」的顧命大臣風光了一陣,終於在2013年12月12日,被其妻侄金正恩以「從事顛覆國家陰謀活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張到底死於何種方式,至今成謎。

看到「同志加兄弟」的朝鮮如此行事,中共統治集團成員也許要額手稱慶。鄧小平垂簾聽政之時,曾兩廢總書記並「拿掉」國家主席楊尚昆,但並未將三人判刑入獄。其中原因,只是因為剛過「文革」,一班被毛澤東修理得七死八活、在牢房裡熬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留得一命的開國元老們痛定思痛,認為政治鬥爭不能再步毛的後塵,比如陳雲反對判江青死刑的理由就是「黨內鬥爭不能開殺戒」,這才算是結束了統治集團內部成員的「血拼歷史」。

*民主政治既馴化權力,也讓從政者安全*

在英國「光榮革命」之前,人類社會的權力更替主要通過暴力來實現。以中國而言,每次權力更替,基本上都是血腥拚搏,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一樣難逃死亡命運,「天街踏盡公卿骨,內庫燒為錦繡灰」,就是戰亂的真實寫照。

英國君主立憲制的出現,為人類開創了一種非暴力的權力轉移方式。再經過一兩百年的探索,人類發現,在三權分立體制下的政治遊戲規則,不僅規範著普通平民,更重要的是能夠規範掌權者。雖然分權制衡體制下扯皮的事情多,但是政治透明度高,大大降低社會秩序的緊張程度。除了保證普通公民的權利之外,對從政者來說,至少有幾大好處:

一、民主憲政體製為從政者提供了政治安全保障。

在民主憲政體制下,從政者自參加競選開始直到整個執政過程,政治對手的責難、媒體的批評、公眾的挑剔儘管伴隨始終,但卻不會因為追逐權力而被政治對手投入監獄或送上絞架。無論是參與政治還是想當國家元首,在民主國家都不是什麼「野心」,無須象薄熙來那樣,需要在法庭辯述中澄清自己「沒有取代李克強同志成為總理的意圖」,更不會像張成澤那樣,因「從事顛覆國家陰謀活動」而賠上性命。可以說,對於從政者來說,民主憲政進有道,退有路,是人類歷史上最安全的一種從政方式。

二、民主政治比威權政治付出的社會成本少得多。

獨裁(威權)政權是苛剝天下以奉一人(或一集團),這一基本常識在中國卻被嚴重歪曲。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競選經費達到創紀錄的24億美元,中國官媒大肆宣傳美國民主政治浪費資源,列舉了從1860年以來的幾輪總統競選經費,論證了「今天,美國總統大選的確成為了一項價格不菲的活動」,以此證明民主政治的無效率與浪費。結果,有人寫了評論,認為「美國大選經費:來得明白,用得清楚,不用納稅人埋單」,還有評論稱「貴,但可以接受:選舉總統的投入與美國人在口香糖上的花費相當」,一邊倒的批評中國專制的浪費,並讚揚美國選舉的清廉。還有網站詳細介紹美國競選籌資的相關規定及美國的選舉常識,介紹美國人自己的看法,如認為大選為美國政治注入了活力,是選出合格領導人的必要花費等等。由此可見,對外開放之後,「愚民宣傳」的效應已逐漸在遞減。

中國維持威權體制的花費昂貴,遠遠超出了美國。以下幾組數據可以證明這點:一是每年付出的巨額維穩經費驚人,自2011年起,中國的維穩經費已連續3年超過軍費,2012年為7017.63億元,當年的軍費為6702.74億元;2013年維穩費為7690.8億元,國防支出預算為7406.22億元。二是每年的公款吃喝,《人民論壇》(總第398期) 報導,中國的公款吃喝支出,自1994年突破1000億元大關,以後逐年快速上升, 2010年和2011年每年至少1萬億。1萬億是個什麼概念?只要比較同年全國財政收入就知道了:2010年全國財政收入8萬多億,2011年全國財政收入10萬多億元。至於腐敗造成的損失這裡就更不用說了。

*主動轉型比被動轉型更顯高明*

中國的辛亥革命摧毀了君主權威,但由於共和制有名無實,共和的權威即法治也因此始終未能真正建立,「共和」只能墮為掌權者手中揮舞的一塊政治遮羞布。此後百餘年間,中國的國號不管是稱為「民國」,還是冠以「人民共和國」,其實都是威權統治,毛時代更墮變為最壞的極權統治。這種「強人政治」或「偉人政治」,都難脫「人治」窠臼,與共和權威的核心法治相距甚遠。

中共自1978年實施經濟改革以來,由於政府掌握資源分配大權,社會分配嚴重不公,形成了權勢者通吃的利益格局,社會對抗日趨激烈。目前的社會治理模式既不能適應民眾的權利需求,也導致統治集團內部產生高度危機感。因為在一個腐敗氾濫、賄賂公行的社會中,從政者不腐敗,根本無法在官場立足。但腐敗本身就導致腐敗者產生嚴重的政治不安全感,於是官員們拚命尋找政治保護傘,如果說各種資源、利益、特權的分配形成了一條條食物鏈,那麼這些寄生於食物鏈的官員就構成了一個個利益集團。這種內部利益分裂的格局必然導致統治集團內部的權力鬥爭。每次權力鬥爭之後,總有人成為身敗名裂的失敗者,現階段的失敗者就是薄熙來與周永康。

民主憲政於國有益,於民有惠,於從政者有利,如何選擇,只能看統治者是否具有足夠的政治智慧了。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