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出不了喬布斯? ◎陳破空/RFA/2011-10-11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為何出不了喬布斯? ◎陳破空/RFA/2011-10-11

2011年10月6日,美國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因罹患胰腺癌,病逝於加州,年僅54歲。喬布斯英年早逝,不僅令美國民眾傷感、惋惜,也令許多國家民眾傷感、惋惜。在世界各地,民眾紛紛以獻花、寫卡、留言等方式,悼念喬布斯。與此同時,喬布斯生前開發的蘋果電腦、新款手機(iPhone)、視頻轉換器(iPod)等,再度激起銷售熱潮。

自從喬布斯與他的夥伴開發蘋果電腦以來,電腦工業便發生一系列革命:原先復雜的電腦操作,變得簡單易行;枯燥的數字演變為圖文並茂(並影響到其他電腦產品);進而數碼化;延伸到影視領域,制作出震撼視覺的動畫片;再進入手機領域,創造出集電話、網絡、商務、查閱天氣交通等綜合功能的通訊工具(iPhone);隨後,又開發出視頻轉換器(iPod)……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美國總統奧巴馬贊揚喬布斯為“美國最偉大的創新者”,指出:“他重新定義整個工業,達成人類史上最罕見的成就之一,他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法國總統薩科齊稱贊喬布斯是“偉大的企業家和發明家,數碼革命的先驅。”英國首相卡梅倫盛贊喬布斯是“富有創意的奇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發表聲明:“喬布斯創造了人們能夠使用的工具,這些工具不僅改善了我們的生活,更改變了整個世界。他是一個真正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

在中國,一個科學發明者或技術創新人,死後,斷無可能獲得如此高度的贊譽和如此隆重的報道。在當代中國,只有那些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才有資格,在他們死後,獲得媒體的隆重報道和官方的誇張贊譽。

這一現象,寫照出中國“政治掛帥”的體制模式,同時,也在相當程度上,回答了一個疑問:自誇“中國崛起”、宣傳“美國衰落”的中國,卻為何出不了一個喬布斯?

“學而優則仕”,“官本位”的觀念根深蒂固,在中國,利益和榮譽,以最大幅度,傾斜於官場。當今中國,入黨、升官,仍是許多人的首選,至少也要撈個“公務員”職位。不為理想,只謀私利;不為情操,只圖虛名。不受監督與約束的制度性好處,就在於,一頂烏紗帽在手,自有撈不盡的滾滾油水。

至於技術發明與創新,中國的法寶,大抵只有兩個字:抄襲。“崛起”後的中國,所有“尖端產品”,舉凡隱形戰機、航空母艦、宇宙飛船(“神舟”系列、“天宮一號”)等,無不是抄襲、剽竊、盜版的“傑作”。

既然有政治上的“假大空”,論文抄襲、學術剽竊、技術盜版,也不過就是上行下效。從官場腐敗到教育腐敗、學術腐敗,不過是順理成章。從政治上的思想禁錮,到教育上的觀念陳腐、技術上的保守呆板,一脈相承。於是,中國學子,考試高分,創意零分;學習尖子,實踐矮子。“中國特色”的教育體制,就是培植奴性、扼殺個性。

諸如喬布斯於2005年在斯坦福大學的“出位演講”,就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中國校園。在那場著名的演講裏,喬布斯呼籲學子們:“別浪費生命過別人的生活。不要被教條所束縛,因為那是別人的目的。別讓其他人的意見壓過你自己內心的聲音。最重要的是,要勇於追隨自己的內心和直覺……”

喬布斯的忠告,要旨就在於,保持獨立人格,展開獨立思維,作出獨立判斷。而所有這些,在極權中國,恰恰是最難產的素質、最稀缺的人品。設若有一個中國學者,在中國校園裏,發表類似喬布斯那樣的的演講,在中國獨裁者耳裏,必為“異端邪說”,必欲封殺其言、監控其人。

一個敘利亞移民的後代,一個被收養的兒子,一個靠撿拾可樂瓶、換回5美分去買食物的窮孩子,一個為了到教堂“吃一頓大餐”而步行7英裏的輟學生,一個因不願讓父母為自己付出高昂學費、而毅然於中途放棄大學的年輕人,依照自己的個性,展開獨立的人生,從事獨特的創新。

“全球影響力”,之於喬布斯,是一個再恰當不過的定義。其偉大成功,不僅改變了他自己的生活,也改變了整個人類的生存狀態。34年間,喬布斯的創意層出不窮,人類的通訊、資訊與生活方式,也隨之日新月異、豐富多彩。

又是一個美國夢的故事,無數個美國傳奇之一。這樣的美國夢、美國傳奇,在極權中國,斷無萌發的可能。中國出不了喬布斯,其理自然。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2011年10月11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z-10112011144330.html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